首页 > 时评 > 正文
信访数据岂可任性变成“商业机密”
来源: 扬子晚报网 发布于:2015-07-07 05:33:22

  新闻引子

因涉嫌受贿罪,国家信访局原副局长许杰于2014年7月被逮捕。他被控接受请托,在修改信访数据等方面提供帮助。

  

  在现实中,“收钱修改信访数据”多少有些传闻,因为信访数量多少牵涉到“政绩”,关乎到“一票否决”等,但作为国家层面的信访部门领导也堕落到了“收钱修改信访数据”的荒唐地步,真是让公众开了眼界,官场成了商场,信访成了商机,这让冀望信访功能发挥的善良人们何以面对?

  在特定社会背景下,信访制度为弱势群体提供了一条相对便捷的制度性利益表达渠道,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民众的“救命稻草”,正因如此,何以出现了“收钱改信访数据”的怪象和修改的手段又有哪些,都值得剖析和审慎反思。从新闻来看,有关人员可以“通过接访时不录入电脑、不向地方交办、不向地方转送信访件、不通报等方式”,减少市县的信访登记数量。而减少数量,对地方来说,不仅可以避免由信访产生的压力,更可以制造假象,让“数量”成为政绩和工作水平的展现。由此,哪怕是付出一定的金钱也在所不惜。

  尽管我国信访所具有的解决社会矛盾冲突和化解纠纷的协调、监督与信息汇集的功能,可能在一些方面会对政府部门造成某种压力,但是,这不是“收钱修改信访数据”的理由,更不是把信访做成“生意”的理由。除了权力者的利欲熏心之外,权力的异化在“收钱修改信访数据”中的根本性因素不可忽视。

  信访制度作为一项正式制度所具有的职能,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反映社情民意,充当民意表达的渠道,那么,当“收钱改信访数据”成为尴尬现实时,很可能意味着信访制度本身功能已经被自我阉割,相反,成了一些不法分子利益交换的载体,成了谋取不当利益的工具。在“收钱修改信访数据”之下,信访难以成为民情上达、申冤维权的特殊通道,更无法发挥对社会的安全阀和对老百姓的宽慰剂作用。

  信访不是数字游戏,信访数量不能沦落为“商业机密”。“收钱修改信访数据”不仅背离了信访本身的要求,也变相剥夺了民众的权利。 (河南 朱四倍)




上一篇:远离股市的我,不会得几种“病”

下一篇:浮世绘:患者消费万元 医托拿走7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