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评 > 正文
弱者的暴戾需要同情更需要反思
来源: 扬子晚报网 发布于:2015-08-27 05:37:24

  火锅店服务员和女顾客因火锅加水发生纠纷,结果服务员将一盆滚烫开水当头浇向女顾客,两个素不相识的人之间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故?

  看完新闻,有一种悲哀的感觉。新闻中的施暴者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只是一个刚刚步入社会的17岁的小伙子。我们应该将反思的重点放在弱者的暴戾上:他们为何变得焦躁?他们为何变得暴力?

  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共同体意识的缺失;一个是对理性交往的失望。更多时候,人们觉得他人是个无关紧要的人,而一旦发生利益摩擦,对方就是一个对自己产生威胁的人。这种共同体意识的缺失对弱者影响更大,因为他们没有资源和平台跻身于某些圈子,他们也没有能力和机会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证明自己,他们更容易被忽视,也更难找到存在感。这难免让他们感到失落,变得敏感,也难免面临来自其他群体的歧视与打击。

  本来,理性交往还可以让人们有话好好说,即使出现问题发生摩擦,也可以通过沟通交流或求助制度规则的方式进行妥善解决。这是社会最愿意看到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但实际情况是,人们根本不把规则当回事,也没有形成应有的制度敬畏,生活中的交往,特别是发生摩擦时的交往,靠的不是谁说的有道理,谁做的合乎规矩,而是谁有关系,谁能够摆平对方。矛盾发生时,对立双方已经没有了沟通的耐心和交流的动力,也没有了对制度和规则的尊重。这对于弱者来说,也是一个难题,他们不是不计后果,是自以为没有其它办法。

  其实,社会暴戾之气并不仅仅存在弱者身上。弱者的暴戾只是观察社会暴戾之气弥漫的一个角度。从这个角度,我们要看到暴戾之气生成的社会原因,而不仅仅是一个弱者多么可怜,或什么样的个体经历让他走到今天。对于弱者暴戾,可以适当同情,也可以从个体角度分析,但更需要作出的是,看到其中背后的社会问题,看到暴戾之气为何在他们身上越演越烈。只有这样,反思才具有普遍意义,反思才不至于成为没有原则的同情,或陷入个案的感叹。 (江苏 乾羽)




上一篇:王德华:用阳光跟帖点赞大阅兵

下一篇:“状元出身越来越好” 警醒优质教育资源失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