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评 > 正文
鼓励生育要多免税
来源: 新华网-新京报 发布于:2015-11-23 10:32:54

      合适的鼓励生育措施是免税,尤其免除所得税。通过减税来鼓励生育,既能减轻民间负担,又能增加人口,还使养老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得以解决。

  

    随着一胎化政策退出,鼓励生育的话题开始多起来。世界范围看,中国人的生育率处于极低水平,老龄化又是长期趋势,人口总量将持续萎缩。从经济发展和民族未来考虑,鼓励生育确实值得讨论。我主张自由生育,政府不应强制少生,也无须鼓励多生。面对越来越多的鼓励建议,也应严肃分析并区别支持,这和自由生育的主张并不矛盾。

  发放生育补贴,这是最常见做法。日本和俄罗斯施行多年,效果却不佳。2010年伊朗政府设置生育基金,往新生儿的银行账户直接打钱,抵不住伊朗人口增长率持续下降。道理很简单,随着经济发展,养育孩子的长期成本高昂,生育补贴微不足道。越高收入人群,越倾向精细养育,成本非常高。多数家庭倾向少生,养育市场会持续萎缩,规模效应变小进一步促进边际成本上升。把孩子养到成年需要高昂付出,一次性或短期补贴只具有象征性意义,并不能减轻多少负担。很多人会说,难道不能提高生育补贴标准,并且长期化吗?现代国家都有福利主义倾向,养老金尚且入不敷出,生养孩子又要福利化,那意味着巨额财政开销,没有哪个国家负担得起。况且生育收益归个人,成本由他人负担,这本身就不公平。

  若再提倡福利主义的鼓励生育,结果必定糟糕。财政支出会大幅增加,最后需专门征税填补。养孩子变成寄生式生活,非生育人群将被迫为他人买单。像在欧洲这样的开放国家,长期生育补贴会扭曲人口构成结构。底层穷人本身具有强烈的生育意愿,他们收入低,对补贴敏感,甚至会以生育获得额外收入。高收入的老欧洲人不愿为短期补贴而生育,长期也不必为养老发愁,生育率极低。

  在我看来,合适的鼓励生育措施是免税,尤其免除所得税。

  生养孩子是家庭经济的重要支出,经济越发达,这项支出比重越高。中高收入者是所得税的主要税源,一般家庭收入通常随时间后延而增加。他们是社会人群向上流动的主力,是精英阶层的中坚,背后往往是更好家庭教养和进取精神。他们的生育意愿因为所得税而受打击。原本他们的财富可以承担多生孩子,现在宁可少生富养,绝不多生。长期看,富人和中产阶层是脆弱的。所得税阻碍了人口结构的自然优化。

  通过免除所得税鼓励生育,有以下好处:生育抚养是一项长期支出,免除所得税将使大量财富留在家庭,它有利于财富转化为人口数量和素质。以家庭为渠道进行人力资源投资,这是非常明智的做法。多子女家庭将自主承担养老问题,不再需要政府转移支付。新增人口同时是一项宝贵的社会财富,它将有力激发老龄化时代的活力。通过减税来鼓励生育,既能减轻民间负担,又能增加人口,还使养老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得以解决,可谓一举三得。

  很多人会担心,这种免税不公平,它可能使未来所得税变成“不生育税”。在操作中确实需要警惕额外的加税。至少在目前看,所得税覆盖广泛,造成的负担很普遍。部分免税无论如何都是好事。在通往自由生育的道路上,如果顺便减轻税收负担,社会效果会更佳。

    □箐城子(《罗辑思维》主编)

 

 




上一篇:举报淫秽窝点,是在“管闲事”吗?

下一篇:积极承担国际责任和义务(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