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时评
紫金e评|【改革·印记】聆听遥远的声音
2017-10-11 18:11:31

  第一次聆听到遥远的声音,是广播,80年代,农村家家户户的墙壁上都挂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结构很简单,木盒子里面就装着一个喇叭,这就是广播,每天早、中、晚会定时响起,你听或不听,都是那些节目,没有选择的余地。

  后来,在我10岁左右,过年之前,父亲抱回来了一只红灯牌收音机,从此,这台收音机就成了我的宝贝。这是外表是一个长方体形状的盒子,壳是塑料的,前面上只有两个旋转钮,一个用来控制声音,一个用来搜索电台。那时的我,一闲下来,就捧着它,不停的调台,最喜欢听的是单田芳大师的说书,一到这个节目,耳朵顿时竖了起来,一个字都不想漏掉。那时,收音机里正播放单田芳大师说的《三侠五义》,不过,由于节目比较晚,父亲却早早要我睡觉,我就偷偷地把收音机藏在被窝里,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再开过来,声音不敢太大,怕父亲听到。一会儿,收音机里传来播音员甜美的声音:下面请听由单田芳播讲的《三侠五义》,然后就听到听到他那略带沙哑,又很有磁性的声音:上回书说到。。。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再后来,读了高中,上了大学,随身听开始流行起来,随身听的英文翻译是“walkman”。那时,上街必逛的是磁带店,几个同学讨论着哪个天王、哪个歌后的歌好听,然后回到宿舍里,躺在床上,把磁带装进随身听,塞上耳机,开始享受美妙的歌声。有的时候,宿舍里还会开展一个活动,由某位同学用随身听放一段歌,让大家猜是哪个唱的什么歌,有点像现在中央电视台的《开门大吉》节目。猜中最多的,都是那些生长、生活在城里的同学,像我这样农村出来的学生,就只能在旁边凑凑热闹,偶尔会有一首熟悉的歌,但也很快被其他同学提前猜中。第一次见到光盘随身听,是在上大学的时候,一位苏州同学带了一部SONY的CD机,一张CD上存放的音乐是一盒磁带的好几倍,而且音质也比磁带机好很多。这部CD机受到同学们的青睐。看到那薄薄的、光洁如镜的CD片,竟然能装得下那么多歌,装在哪儿呢?想用手摸一下,这时同学提醒:光面的那一面不要乱摸,摸脏了就不太好听了。

  等到工作之后,mp3、mp4等逐渐普及,这些设备存储空间大,存储内容可随时更换,而且体积小、携带方便,受到了年轻人的欢迎。随着智能穿戴设备的发展,戴在手腕上的音乐也已经不足为奇才,大家戴上它,既能计时又能计步,甚至还能监测血压、心率,既能收听新闻,也能听到自己喜欢的音乐。而小巧的收音机则成了老年人晨练时常带的一个电子产品了。

  时代的车轮在滚滚向前,但那遥远的声音却一直没有被打断过,而是通过不断更新的载体,越来越好的传送到每一个人的耳边。这些载体,凝聚了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的智慧,承载着每一位炎黄子孙的梦想。在新的历史时期,全国人民正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指引下,昂首奋进,励志前行。他们的声音,将会传到更远,直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一念之间)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