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文娱
面对面|心地纯净的赵本夫,才能写得出单纯美好的“傻根”
2017-07-16 20:25:22

    图片

 

图片

 

心地纯净的赵本夫才能写得出

《天下无贼》里那个单纯美好的“傻根”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原创

 

小说《天漏邑》问世,以及近日在京举行的作品研讨会,作家赵本夫接待了一拨又一拨记者,重复了太多关于文学与写作的话题,紫牛新闻记者决定和他聊点不一样的。

 

文学之外的赵本夫是什么样子?这次,赵本夫和记者聊土地,聊收藏,聊自己的固执……听赵本夫用徐州口音浓重的普通话无忧无虑地聊天,你会不由得感叹,《天下无贼》里那个单纯美好的“傻根”,还真只有同样心地纯净的赵本夫才能写得出。

 

图片

小说《天下无贼》


图片

《天下无贼》电影剧照


 

所有的城里人都是乡下人

看中了城郊的开阔自然,赵本夫将家安在了南京紫金山北麓的一处小区。

小区楼下的便利店里,记者和店员聊起了“作家赵本夫”。听得店员一脸惶恐,随即呼朋引伴反复确认,“喂!你听说了吗,我们这里竟然住着一位作家?!”

 

尽管身居城市高楼,从乡土走来的赵本夫依然放不下对“农家小院”的执念,他与夫人在临近小区的一块荒地和自家顶楼大平台上,合力开了好几块小菜园,撒上蔬瓜种子,每日荷锄理荒,浇水捉虫,不少蔬菜、水果竟能自给自足。

 

“我是从农村走过来的,我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根,我愿意和土地亲近。”赵本夫说,“我其实对城市生活一直怀有‘警惕’。哪天不开心了,我就带着家里的金毛,一脚油门逃到田野里去,一呆就是半天。”


 

图片

赵本夫自己种的菜


当年,赵本夫也正是凭借着这样一股浓郁的乡土气息,以处女作《卖驴》纵身跃上文坛。他那老道的文笔当时引来一片惊呼:哪儿来的“乡下人”?

 

赵本夫没觉得“乡下人”是贬义词,“我在上一部长篇小说《无土时代》里写过,城市里的花盆,是城里人对土地和祖先种植的残存记忆。我们都是从土地上走出来的。所有的城里人都是乡下人。”

 

他的很多作品,都是关注人与自然的关系。他告诉记者,很多人会习惯性地认为,人类文明是地球上最高级的文明。但何谓文明?《辞海》里说:“文明指人类社会进步状态,与野蛮相对。”就是说,文明二字是有专指的。“我有时想,人类不要那么自恋,把文明的含义延伸一下,扩大到整个自然界行不行?自然界的一草一木、一鸟一兽,在亿万年进化的过程中,不也在进步吗?世上最高级的文明,其实应当是自然文明。人类只是自然界的一个物种,人类文明只是自然文明的一部分而已。”

| 相关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