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
这样的歌手 不配拥有嘻哈舞台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1-07 08:03:40

  最近,通过一档网络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出道的嘻哈歌手PG One,各种负面新闻缠身,除去绯闻外,最引发关注的当然在于其歌词中被曝出涉嫌教唆青少年吸毒和侮辱女性,也引发大众审美对嘻哈文化的重新认识。目前,PG One的不少节目已暂停,演唱会也宣布取消。在PG One个人身陷舆情危机“三重门”的背后,嘻哈文化究竟该如何在中国落地?业界也有思考。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张楠

图片

PG One(本名王昊)深陷舆论危机。

  第一重门:出轨门

  李小璐被曝夜宿PG One家……

  在跨年之夜,PG One在跨年晚会上唱着《无畏》;李小璐与老公贾乃亮则在另一台卫视跨年演唱会上对唱情歌,甜蜜热舞,而他们的女儿甜馨也在台下为爸妈打call。近日一段两人在排练时接受采访的视频曝光,贾乃亮称:“我所有的出现都是为了衬托我太太(跳舞)的专业,我老婆的节目非常棒!”

  但让人尬尴的是,娱乐爆料人卓伟日前曝出李小璐夜宿PG One家的绯闻,并配上两人亲密照片。昨晚贾乃亮发布长文,称“无论未来我们的路该如何,请让我们自己处理……”

  对没关注过《中国有嘻哈》这档热门网综的读者来说:PG One是谁?《中国有嘻哈》带火小众嘻哈文化的同时,也选出PG One(本名王昊)和GAI(本名周延)两位冠军。嘻哈红人通过各大节目和巡演高频亮相。出生于1994年的PG One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嘻哈团体红花会成员之一。而据GAI自述,他在未成年时因为拿刀捅了人,父母赔钱后把16岁GAI送到重庆读大专,后在重庆谋生。唱着“一往无前虎山行,拨开云雾见光明,梦里花开牡丹亭,幻想成真歌舞升平”,底层生活是他们接触嘻哈音乐的初衷。

  第二重门:低俗门

  《圣诞夜》歌词被指教唆吸毒侮辱妇女

  继“出轨门”之后,PG One迎来更为严峻的“低俗门”危机。

  1月4日,共青团中央发布了一条关于PG One的微博,这条微博截取后者歌曲《圣诞夜》中的部分歌词。特别是针对其中“纯白色的粉末在板上走”等内容,指责“这首歌曲可能教唆青少年吸毒”。不少媒体更批判这首歌除“教唆青少年吸毒”,其中“Bitch都来我的家里住”等歌词也存在公开侮辱妇女。随后,有关PG One的黑料不断曝光,诸如在陌陌晒出类似大麻的物品、在现场battle中使用了对去世歌手姚贝娜非常不敬的歌词、在一首名为《范冰冰》的歌曲里再次使用具有性暗示的不雅表述等。

  PG One在个人微博发表声明,称早期受黑人音乐影响深厚,对核心价值理解偏颇。并已主动全网下架作品,将会在以后的作品制作中提升正能量核心思想。有网友认为,其认错态度敷衍而不真诚,也有人批评其对于黑人文化和嘻哈音乐的歪曲性理解。歌手姚贝娜前经纪人则表示,这是PG One自作自受,更号召“要痛打落水狗”。

  第三重门:粉丝门

  粉丝质问警方“明星吸毒你管得着吗”

  这种指责并不是首次曝出,圈内人士认为,此前在当时的经纪公司的努力下,负面新闻才没有全面爆发。但在解约之后,PG One独立工作室在舆论危机中暴露出短板与稚嫩,令一夜成名的年轻嘻哈歌手的人设彻底“失控”。

  而其粉丝的疯狂追捧也令PG One对自己认识不清。闹出吸毒风波,甚至有粉丝质问公安,“明星吸毒你管得着吗……”对此,十堰市公安局官微无奈回应,“吸毒公安不能管,那谁来管?”“东岳西区所”则微博提醒网友,“大家追星要注意选择优质偶像哦”。

  分析这场危机的文化和社会背景,除嘻哈厂牌(唱片制作公司)的不成熟,艺人工作室制度化的欠缺,嘻哈粉丝泛化的隐患,更重要的是,地下野蛮生长的嘻哈文化与主流大众文化审美之间碰撞产生的不和谐。

  当《中国有嘻哈》通过一系列商业操作、本土化包装,降低观众对嘻哈文化的接受门槛的同时,或许也带入对嘻哈的误读。从PG One深陷公序良俗的探讨中,大家需要厘清的是,嘻哈不是纵欲与放荡。有网友就说:“有些嘻哈是好听的,但‘黄赌毒’也一定要抛弃掉,如果歌曲里带着毒品,我们就支持封杀到底。我不希望我的儿女沾惹那些恶习。”

  三观不正 和偶像身份不符

  《圣诞夜》的歌词真是令人大跌眼镜,PG One这位获得所谓年度最有态度嘻哈歌手奖的歌手,对嘻哈精神完全是误解啊。有90后的网友说得好,嘻哈精神永远不是强装出来的大无畏,而是对自己周遭生活的批判和企图挣脱束缚的渴望。《圣诞夜》只是在用侮辱和露骨的歌词来博眼球,完全三观不正,甚至触犯法律,并且PG One在声明里还“甩锅”给黑人音乐,这认错态度太敷衍和太不真诚了。

  网友们的担心是有道理的,PG One的粉丝基本都是年龄不大的“90后”,甚至包括未及成年的“00后”,偶像歌手传递的这种扭曲和错误的观点,带来的影响实在是太糟糕了。希望有关部门行动起来,对这样的歌手,对这样的歌曲,该封杀的封杀,该禁唱的禁唱,还青少年一个健康、清朗的文化环境。 孔小平

  freestyle也须

  承担社会责任

  负面新闻缠身的PG One,承担的既是年少成名的成长之痛,也是嘻哈文化本土化过程中的“误读”之果。缺乏对自身行为和作品传播影响的相应规范,他就跟此前大众熟悉度很高的“劣迹艺人”是一回事。嘻哈歌手绝不可能在所谓的圈层文化中遗世独立,他们的创作、言行一旦被镁光灯聚焦,就带有被放大的社会属性,更需要在公序良俗的范畴里进行。也就是说,也必须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这也是成名的代价。PG One走红后的艺人自我管理出了问题,这或许不影响大家喜欢的嘻哈乐手与作品,但至少通过这次风波让大家重新审视嘻哈在中国的发展路径。Hip-Hop的内核并不是“车子票子马子”,欧美也有正能量主旋律。毕竟嘻哈是一种态度,骂街,刻薄与暴力,不适合大众传播,带坏小朋友和青少年可不好。 张楠

  嘻哈元年之殇

  身边很多朋友表示如果没这档子八卦压根不认识PG One,但作为拥有几百万粉丝的流量明星,部分不理智粉丝可以为了偶像去怼天怼地甚至怼警察,他对于低龄粉丝的巨大影响力让人忧虑,而作品中大量涉及性、毒品、粗口的内容更是让人咋舌。什么是好的偶像?他唱“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粉丝觉得好可爱,唱“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粉丝觉得好励志,古老的中国风他唱起rap就觉得好时尚……十年前周杰伦就说过:我们的嘻哈文化不一样,我的作品是让孩子们不要吸毒要去关心你的父母。中国有嘻哈,可嘻哈到底有什么?别跟我说正宗的嘻哈精神啥的,如果那些自称硬核的rapper教年轻人的就是白色粉末,那我们要这嘻哈有何用!嘻哈元年,我怀念的是10年前那个口齿不清的年轻人。 张艳

  ■新闻名词·嘻哈

  嘻哈即“Hip-Hop”,意为“摇摆的屁股”,源自美国黑人社区,其渊源可上溯至20世纪70年代。Hip-Hop是一种由多种元素构成的街头文化的总称,它包括音乐、舞蹈、说唱、DJ技术、服饰、涂鸦等。嘻哈乐起初是作为街头帮派斗舞和黑人舞厅的背景乐,后来许多嘻哈艺人开始主张激进的黑人革命,争取权利,并将生活的不堪和抗争的希望写进歌词中。

  业界探讨>>>

  去“脏”是嘻哈落地中国应有方式

  怎么用中国人的方式落地,做中国独有的嘻哈风格?嘴上天天挂着Real,只是为了叛逆而叛逆,明明没有街头生活的经历,却非要写在歌曲里。唱着别人的生活,模仿他们的风格——这不是走入大众视野的嘻哈红人的明智选择。毕竟嘻哈精神不是强装出来的大无畏,而是对周遭生活的批判和企图挣脱束缚的渴望。生活环境改变,也可以真实反映在音乐中。

  如何保持嘻哈新秀的个性化特色,又符合现在的市场,这也是经纪公司方面需要经营的关键。业内人士也关注到,另外一位总冠军GAI则在PG One的讨伐浪潮中完成了湖南卫视音乐真人秀《歌手》的首期录制。最近,“社会哥”GAI在访谈中谈到自己的父母没出过国,自己做音乐就是要让父母生活得更好。之前GAI在《我要上春晚》舞台上也向女友隔空表白,励志孝顺,其专情的人设赢得不少赞赏。

  相比PG One的种种恶名,GAI似乎不再是嘻哈舞台上争强斗狠的社会青年,成为更符合大众审美的形象。

  GAI还与春晚常客歌手祖海合作歌曲《好运来》,被誉为“民族嘻哈范儿”,甚至有人预测,他可能登上春晚舞台。新歌《火锅底料》也选择将民族元素与流行音乐相结合。其签约的厂牌音乐总监刘洲接受媒体表示,说“嘻哈”好的,只是一小部分人,剩下的还有十几亿人。要把一个音乐品类推向大众,好歌曲一定是雅俗共赏的,去掉“脏”字是必须的。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