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
我与《梅花印谱》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3-29 19:45:30

  著名篆刻家祝竹先生的《梅花印谱》出版。本文是祝竹先生为印谱所作序言,既叙《梅花印谱》之由来缘事,又彰老人艺术道路上的追求。风雅情怀,展卷有益。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在南京读书时,便开始以祝竹为笔名,以竹斋为号,多少有点自视清高,不随流俗的意思。很久很久以后才知道,元代文人王冕也号竹斋,这让我很高兴。王冕字元章,号竹斋,是元代末年隐居山林的大诗人、大书画家,又是历史上第一个用花乳石刻印的文人篆刻家。我们小时候就在课本上读过王冕学画的故事,是《儒林外史》里的一节,虽是小说,但他已是我内心崇拜的先贤。我刻了方小印“与王元章同号竹斋”,经常钤用。攀附古人作知己,也算是一种风雅的自我标榜。我在一方印的边款中说:“元章老我七百岁而同为印人,同号竹斋,又同喜画梅,亦奇缘也。”有位朋友有一幅王冕画的墨梅中堂,我硬说这是我的画:“上面有我的印!”他一细看,果然有一方“竹斋”朱文印,只好把画送给我了。虽然只是一幅高仿真的复制品,但我一直挂在书房里。竹斋和梅花,缘分真不淺。

梅花印谱-1.jpg

  因为喜欢画梅,我早先就刻过一些“梅花知己”、“与梅同瘦”之类的印,用以押画。也为画梅花的朋友如昆山陆家衡先生等刻过这类印。后来认识了上海书画出版社精鉴印章石料和钮制的专家漆澜先生,他的夫人姓梅,他经常找一些与梅花有关的文句请我刻印,以讨好夫人。我一律称这些印为“侫梅印”。我曾为他刻过一方“暗香到枕”的印,最合他的心意,让他癫狂了好一阵,忘形地到处炫耀。后来他又介绍石友梅俏敏女士与我相识。梅俏敏是位美女,她收藏印石也追求顶级的完美。因为姓梅,“梅花与姓氏同香”,她请我刻的印,也都是与梅有关的文句。那两年,我为他们刻的梅花印约有近百方,都是石料高档、制钮精美、文辞雅驯,印面和边跋,也都是我最精心的制作。2012年我在北京画院美术馆举办《竹下风清—祝竹篆刻书画展》,他们的数十方高档精美梅花印原石也都送去展出,在北京激起了小小的涟漪。大型期刊《中国书画》杂志曾经专题介绍过我为梅俏敏篆刻的梅花印,题名曰《如何阁梅花印谱》。“如何阁”也是我替她命名的,但“如何”二字并不是我所杜撰,而是从杜甫的诗句“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中摭出来的,也还是癖好梅花的意思。故友如黄剑这样的才子,都认为这个斋号很切当。

梅花印谱-2.jpg

  毎当漆澜兴高彩烈地从我这里拿走他的“侫梅印”,毎当梅俏敏女士满脸感激地从我这里拿走她的如何阁梅花印,我的太太魏书玲,心里都郁着深深的不舍,就如同嫁女儿的那种感覚。在我过了七十岁的生日以后,我们决定自己也刻一套梅花印谱,家里留着,不给人。于是,张罗买石料,留心找诗句,一方接着一方刻。大体上是每方印刻一句前贤咏梅诗,这些诗句,有些是从古人的诗文集中读到的,有的是从“广群芳谱”一类书上摘录的。还有是出于古贤的书画题跋,有从各类画册上得到的,也有从《铁网珊瑚》、《怀古田舍梅统》一类书上寻到的。并不像古人那样腹笥富赡,可以信手拈来。所以,刻印的过程,于我而言,也是读书学习的过程。

梅花印谱-3.jpg

  中囯文人喜欢梅花,因为梅花有很多美德,与读书人的道德理想和审美追求相契合。宋人范成大说:“梅天下之尤物,无问智愚贤不肖,莫敢有异议。”梅花具有岁寒之心,是花卉中的清介之品,昔人尊之为“古香”,与松竹梅旧称“岁寒三友”,梅兰竹菊又有“四君子”之号。中国传统的书画印,皆是君子之艺,与“岁寒三友”、与“四君子”、与诗词歌赋自古沆瀣一气。古今歌咏梅花的诗词不下万首,读书人的清高志趣、风雅情怀,往往借梅花以抒发,文心所寄,风流蕴藉,可以看作是读书人的正气歌。歌之咏之,这里面有春信、有阳光,也有孤独、有倔强,还有委曲、有无奈。

梅花印谱-4.jpg

  我读古今梅花诗,大多不求甚解,知其大略,囫囵吞之,说不上有多深的感慨。遇到可以入印的句子,则随手录以备选。但是,并不编排和选择,只是随缘喜欢而手边的印石又适合刻。毎方印都是即兴而作,没有规划,沒有预想。每方印都是一种缘份,一种让人惬心快意的机缘巧合。所以觉得很尽兴、觉得很好玩。大约过了一年多,我们拥有了这一百多方梅花印。于是拓为一册,题曰:《竹斋梅花印谱》,时在甲午冬日,距今也已三年了。

  回观这本印谱,知道我七十岁以后作印未显颓唐之势,甚至可以说,还有一些进步,这是可喜可贺的。我于篆刻,历来奉行吴让之的教条:“刻印以老实为正,让头舒足为多事。”我刻的印,没有让人可惊可愕的建构。我于谋篇结字,皆贵乎古而不贵乎巧,没有多强的视觉冲击力。这在当今印坛,多少有些不入流。我内心的观念,是要融入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希图在创作中践行中庸之道,将温良恭俭让刻到印里去。这在当今是一种有风险的内修功课,弄淂不好,可能是一种平庸而萎靡的结局。但这本梅花印谱至少可以证明,我的路还可以继续走下去。

梅花印谱-5.jpg

  如果要论印学宗旨,我是偏于保守的一派。思想保守而不被时代所淘汰,需要磨砺一些不会被时代淘汰的基本品质。这其实是给自己出难题。敢于保守,不走捷径,需要有点傻气。几十年坚守下来了,我用梅花印谱作一小结。

  当代篆刻家刻印,大多比较张扬。张扬有张扬的好处,张扬也有张扬的难处,自然是不可轻视的。但刻风格偏于保守的印,在当代不属主流,可能有更多甘苦。在这本梅花印谱里,有一方印文曰:“知他受了多少凄凉风月”,这是很可回味的诗句。我当然不敢用梅花来比况我的印作,但我学习梅花的品格,用梅花的精神来策励自己。

  对梅花印谱里的一百多方印作,我并不认为都好,但也不去重刻了。不满既往的作品,证明我还有进步的空间。现在,我每年还能刻一百多方印,劲头不减,但仍然只是老老实实地刻印,没有多少花花点子。我不知道要追求什么新的风貌,如果说有追求的话,我追求的是:堂庑要宽大,窗棂要通透,衣冠要简古,行止要文雅。其实,这是我一辈子的追求,不从梅花印谱始,也不以梅花印谱终。

  这是序言。我还要继续这样走下去。    丁酉闰六月七十六叟祝竹

祝竹.jpg

  祝竹,原名庭顺,号竹斋。1942年生,江苏扬州人。居于古城扬州,在国内顶尖篆刻界颇有影响,他的篆刻作品和学术能力得到韩天衡、李刚田、黄惇、石开、范正红等很多名家的推重。1961年起,先后师从南京艺术学院丁吉甫、罗叔子先生学习篆刻,又受扬州印坛名宿蔡巨川、孙龙父等先生指授,遂以篆刻为终身爱好。中年以后,始习绘画,专攻花卉,曾在扬州博物馆和北京画院举办个人画展。又兼及金石碑版之学,曾为江苏古籍出版社点校钱大昕《潜研堂金石文跋尾》、《潜研堂金石文字目录》等古籍。著有《中国篆刻史》、《汉印技法解析》、《祝竹印谱》、《祝竹篆刻选》、《祝竹篆刻心经印谱》等。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