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调研步履不停聚焦民生小事 倾听基层女代表们的心声
来源:中国江苏网综合 2018-03-06 20:06:06

  2018年全国两会正在北京举行,恰逢“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即将来临,让我们走近基层女代表,倾听她们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履职的真实感受和心声。

  乱针绣娘莫元花:带领姐妹“绣”前程

  在扬州市宝应县鲁垛镇,一根根小小绣花针搭起了小镇的致富路,靠着乱针绣这项技艺,3000绣娘的人均年收入达到5万元。这项技艺的传承离不开全国人大代表、宝应绣娘莫元花。3月5日,记者见到莫元花时,她正在整理从家乡带来的乱针绣作品。“这是我和另一位绣娘共同完成的作品,这幅作品是《丝路》的一部分,反映的是‘一带一路’主题,这次带到北京是想给咱们江苏代表们近距离感受一下乱针绣的魅力。”

  1989年,莫元花父亲在鲁垛办起第一家乱针绣小作坊,因为他的坚守,才有了今天远近闻名的宝应乱针绣。“父亲那个年代很艰辛,从0到1,一心想带领村民脱贫。”莫元花告诉记者,20多年前,父亲的刺绣小作坊有10名女工,人均月工资60元,这在当时农村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看到莫家小作坊赚了钱,当地很多人想学,莫元花父亲便倾囊相授。那时起,乱针绣特色产业的“种子”,在鲁垛萌芽了。

  19岁时莫元花从父亲手中接过绣花针,从事乱针绣17年,带领全镇3000多名农村妇女走上了脱贫致富路。在逆境中,她带领绣娘们扛过了转型的阵痛。“记得父亲的话,农村人总得有门手艺才有饭吃,不论有多难,没什么事过不去的,只要肯用心,只要坚持下去,一切都能好起来。”而今,乱针绣已经成为鲁垛镇支柱产业。莫元花告诉记者,她们赶上了好时期,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绣娘队伍,其中不少已创业,成为了小老板。说起乱针绣的发展,莫元花满满的幸福感。

  为了更好的传承技艺,莫元花面向全县免费开展乱针绣技能培训,开班20期培训学员近2000人。在莫家两代人带领下,目前鲁垛镇有刺绣企业及绣坊、绣庄30多家,从业者3000多人,年产值3亿元,产品远销20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莫元花眼中,鲁垛镇的绣娘各个技艺精湛。绣娘们以针为笔,以丝为墨,以绸为底,将画理绣理相结合,通过长短针的交叉重叠,乱中有序表达作品。如今,鲁垛镇的脱贫梦已实现。作为基层的新代表,莫元花带着数千名绣娘的心愿上会。“希望在未来,政府能够搭建更多平台,不止让作品走出国门,希望能让绣娘们也走出去,拓展国际视野。”

  缝纫操作工李承霞:技术改变我的人生

  “1月30日下午,厂长打电话说我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眼泪一下子掉下来。晚上还在问自己,我一个缝纫工可以当上全国人大代表,这是真的吗?接下来几天却开始担心,怕自己做不好代表。”

  回想起刚当选代表时的情形,全国人大代表、常州老三集团有限公司服装一分厂缝纫操作工李承霞,向记者描述了当时的激动心情。李承霞很快就投入新角色。记者翻阅她带来的一本社区走访笔记,上面写得密密麻麻。到北京参会前,李承霞走访六七十户社区居民家庭和纺织厂、服装厂、建筑工地等劳动一线,走访对象反映的问题涉及住房、社保、养老保险、教育等多个方面。这些呼声和民意,她都一一记录下来。

  李承霞准备围绕呼声较为集中的公租房保障,提交“公租房要成为公平房”的建议,“外来务工人员大多数是购房难的‘夹心层’,希望申请公租房改善住房条件。政府部门加快推进公租房建设和社会化收储工作,不过全国有两亿多农民工,针对他们的公租房保障还是杯水车薪,希望能不断扩大覆盖面,让公租房成为不分户籍的公平房。”

  李承霞来自安徽巢湖,在常州老三集团打工15年,凭借自身努力,从一名服装辅工成长为高级技工。她创造的33秒上一个拉链、日产1000件的纪录,10年间在全厂无人超越。“这些年,国家出台了不少技术工人扶持政策,并加大了技术培训,我也参加了各种技能大赛并获了奖,5年收入翻倍。技术改变我的人生,让我变得强大。身边的同事也不再认为缝纫工很低微、没有未来。”

  90后护理员李楠楠:养老护理工作苦中有乐

  一身深色西装,干练的短发,年轻、时尚,全国人大代表、南通市佰仁堂常青乐龄护理院护理员、共青团南通市委副书记李楠楠,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很难将她与养老护理员这一职业挂起钩来。不过听这位90后人大代表讲护理故事,却深深感受到她内心充盈的温情。

  2012年的一天,在体检中心上班的李楠楠无意中走进“常青乐龄护理院”。“有十多位老人住在里面,类似于养老院。我当时就觉得,护理老人的工作很有挑战性。”从此,年轻的李楠楠成为一名养老护理员。她坦言,之所以作出这样的选择,缘于自己的一个情结——李楠楠父母常年在外地工作,从小由爷爷奶奶悉心带大,奶奶61岁时患癌去世,因为护理资源匮乏,当过村医的奶奶临终前都是自己打杜冷丁。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老年人护理需求很大。我们护理院最初只是养老院,后来慢慢发展到医养融合,接收失能和半失能老人入住,其中,失能老人占八成。”李楠楠介绍说,她所在的病区有72位老人,六成以上生活不能自理。

  对失能、半失能老人的照料要格外用心。常青乐龄的护理员大多在22岁至30岁之间,对这些年轻人而言,首先面临的是“慢节奏”的挑战,不少老人不能正常交流,只能通过日积月累的观察,来了解老人的需求和身体症状。

  生与死的交错,也在考验他们的内心。李楠楠说,4年前一位入院老人得了带状疱疹,“我用针尖把泡戳破、再上药,那时是夏天,气味难闻,翻身时老人很不舒服,他自己难过地哭出来,我不停地安慰他。可惜老人还是因并发症离开了”。

  担任护理员很累,但李楠楠觉得苦中也有乐。她举例说,一位老人入院时身上有压疮,家属都以为会不久于人世,没想到经过精心护理后,后来已经能坐起来。虽然老人不能说话,但每天对着护理人员“咿咿呀呀”,看起来心情不错,这让他们很有成就感。老人在院里住了6年,年前去世,终年104岁。

  李楠楠说,未来独生子女可能面临4—6位老人的赡养重任,社会化养老已是大趋势。专业护理人员的价值也将更加凸显。她建议,加大养老一线护理人员的培训力度,并给予一线人员相应补贴,“因为待遇较低,难以吸引相关人才进入行业”。

  85后评酒师李薇:匠心练就“最强舌尖”

  来自基层的代表里,还有一位评酒员——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技术中心洋河酒体设计中心评酒员李薇,1986年出生的她已是国家级白酒评委。

  年纪轻轻就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正因为她在工作中时时保持一颗“匠心”。她告诉记者,平时工作中,每天等待品鉴的酒大致有40杯。这些年,从她口中经过的白酒至少有6万杯,要分辨其中的细微差别,就必须练就“最强舌尖”,“很多人以为我酒量大,其实不是,品酒是只品不喝,还要用清水漱口,防止对下一个酒样的品评造成影响”。

  “作为一名基层技术人员,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深感责任在肩。”李薇和同事们在工作中发现,假酒越来越多,见微知著,可见目前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还远远不够。今年两会她带来关于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建议,希望加大侵犯知识产权处罚力度。从源头上遏制侵权行为的发生,一旦侵权行为被认定,处以重罚和高额赔偿;加大对“知假买假”者的处罚;尽快建立知识产权信用体系,降低维权成本,构建公平竞争、公平监管的创新创业和营商环境。

  出身农村的她对农村食品安全问题也十分关注。“农村的小商店、小卖部、小超市成了假冒伪劣食品集散地,‘五毛’零食屡禁不止。特别是中小学校周边,这样的小卖部非常多,令人担忧。”李薇建议,相关职能部门将监管前移,加强进货渠道把关,让假冒伪劣食品不进村;在各乡镇建立食品安全监管、维权服务站;学习推广城市监管经验,推进农贸市场快检实验室建设,“监检并行,让假冒伪劣食品‘不进村’‘难进村’。”记者 王逸男 林元沁 汪晓霞 付奇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