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雪中送炭!五部门23条措施助力小微企业融资
来源:经济日报 2018-06-26 17:30:26

  继央行通过定向降准释放约7000亿元资金支持“债转股”和小微企业融资之后,25日,央行等五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从货币政策、监管考核、内部管理、财税激励、优化环境等方面提出23条具体措施,督促和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切实降低企业成本,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和新旧动能转换。

  综合施策加大支持力度

  小微企业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当前,我国有小微企业法人约2800万户,个体工商户约6200万户,在承载创新、创业、保障就业等民生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小微企业不同程度地面临着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制约了发展。对此,《意见》综合施策,力求达到预期效果。

  《意见》提出加大货币政策支持力度,引导金融机构聚焦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信贷投放。

  一是增加支小支农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共1500亿元,下调支小再贷款利率0.5个百分点。

  二是完善小微企业金融债券发行管理,支持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小微企业贷款资产支持证券,盘活信贷资源1000亿元以上。

  三是将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纳入中期借贷便利(MLF)的合格抵押品范围。

  在财税政策方面,《意见》加大激励措施,明确从2018年9月1日至2020年底,将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贷款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单户授信额度上限,由10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并对国家融资担保基金支持的融资担保公司加强监管。支持小微企业融资的担保金额占比不低于80%,其中支持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贷款及个体工商户、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的担保金额占比不低于50%,适当降低担保费率和反担保要求。

  创新体制机制提升服务水平

  今年以来,为加强对小微企业的服务力度,相关政策不断加码。要进一步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既需要采取一些短期激励政策,比如减税降费、定向降准等,也要通过深化改革建立长效机制,如正面激励银行等金融机构从体制机制、组织架构等方面综合施策,加快业务模式、产品提供等方面的创新,减少小微企业贷款中间环节。

  目前,不少大型商业银行在改革体制机制建设,支持小微贷款需求方面已经走在了前面。目前,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均在总行层级设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此次《意见》提出,大型银行要继续深化普惠金融事业部建设,向基层延伸普惠金融服务机构网点;鼓励未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的银行增设社区、小微支行等。

  同时,《意见》明确实行差异化考核。降低小微金融从业人员利润指标考核权重,增加贷款户数考核权重,提高从业人员积极性。对政策执行较好的分支行,要通过优化资源配置、安排专项激励费用、绩效考核倾斜、利润损失补偿等方式予以奖励。

  专家表示,对小微企业贷款、“三农”贷款等达标的商业银行采取差别化监管,实施定向降准,给予再贷款支持,有助于增加商业银行资金来源,进而加大商业银行服务小微企业的意愿和能力。

  完善信用机制防控风险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第十届陆家嘴论坛(2018)”上表示,据相关统计显示,美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为8年左右,日本为12年左右,我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为3年左右,成立3年后的小微企业正常营业的约占三分之一。截至2018年3月末,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为2.75%,比大型企业高1.7个百分点。因此,在加大对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力度的同时,也需要防控风险,实现财务可持续。

  为做好小微企业风险的甄别与防控,《意见》提出完善小微企业信用信息共享机制。人民银行分支机构要积极推进小微企业信用体系建设,健全小微企业信用信息征集、评价与应用机制。充分发挥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征信机构作用,加强小微企业信用信息采集和服务,推动各级政府依托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强化公共信用信息的归集、共享、公开和开发利用。

  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不仅要做好“加法”,还要做好“减法”。专家表示,金融机构要退出对“高污染、高耗能、高耗水”行业的金融支持,把资金集中用于服务更具成长性的小微企业。此外,小微企业自身也不能完全依赖政策“输血”,而是要扎扎实实做好主业,规范经营,注重诚信,建立完善财务会计制度,主动对接银行信贷审批标准。

  关于对小微企业加大金融支持力度

  专家怎么看?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

  小微企业融资难和融资贵是个世界性的难题,但绝不是无法解决。过去单纯依赖货币政策,寄希望央行提供流动性支持,现在需要开启全方位、多渠道的措施来加以缓解。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黄志龙:

  2014年以来,央行曾经实施过五次定向降准的政策,大多数政策都有益于缓解小微企业、“三农”融资难问题。此次《意见》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

  此次继续推进定向降准,来支持小微企业的发展,随着信贷量的增加,相对来说,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也会得到相应的下降。

  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副总经理王青:

  受制于征信系统不完善、市场体系发展落后等问题,小微企业很难从正规金融机构获得融资。这也就是今年前两次普惠、置换式降准均将支持小微企业作为政策目标的主要原因。

  国泰君安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

  此前去杠杆主要依赖总量性工具的金融监管和宏观审慎措施。实际上,结构性工具应对结构性去杠杆更为有力,通过定向降准形成正向激励,意味着结构性去杠杆告别粗放扫射模式,杠杆去化总体上将边际放缓,贯彻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

  社会融资规模通常领先经济运行约2个季度,当前社融增速的持续放缓意味着未来经济面临不可忽视的下行压力。在这种情况下,货币政策作出边际调整、进行定向降准是必要和明智的。

  其他人都在看

  编辑 / 胡达闻

  来源 / 经济日报(记者 李华林)、证券日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