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暖新闻】30多年坚守一句“生死诺言”——宝应大孝大爱老兵荀为民的故事
来源:扬州发布 2018-08-14 17:05:27

【编者按】

一句承诺有多重?

对此,宝应老兵已默默回答了30多年。

一时壮举固然可敬,

持之以恒、如涓涓细雨般的不懈,更让人感动。

共和国的旗帜上,

有你血染的风采,同样有我的风雨无阻、爱心如火。

图为荀为民在翻看老相册。

八一建军节,烈日当空。宝应县射阳湖镇革命烈士墓,一个黝黑、清瘦的中年男子,站在金德勇烈士墓碑前,洒下一杯酒,鞠躬、敬礼。

“德勇,我的好兄弟!受你所托,我照顾你的父母已经30多年了。” 中年男子一句一顿:“前几年,两位老人走了,走得很安详。相信你们在另一个世界团聚了,请代我向爸妈说一声,儿子想他们了。”话音未落,泪水夺眶而出。

中年男子叫荀为民,曾是国防部命名的“硬骨头六连”的一名战士。如今,他是一家保险公司总经理。

三十多年前,在老山前线,他与战友许下生死承诺:谁光荣了,活下来的人要替对方照顾好父母;

三十多年里,为了这一诺言,他默默替牺牲的战友尽孝,无怨无悔;

三十多年来,他用省下的20多万元工资和伤残金孝敬烈士父母,上百次走入烈士家中,用一颗火热的爱心,抚平老人们的伤痛。

承诺

1982年秋天,宝应县,两个不满20岁的热血男儿,穿着军装、戴着大红花,走入军营。其中,一个叫荀为民,另一个叫金德勇。

1984年底,两人随部队来到老山前线。四海之内皆兄弟,更何况是老乡。荀为民和金德勇亲如兄弟,家乡、家人永远是聊不完的话题。

战场上,炮弹声、呐喊声此起彼伏。看着受伤、牺牲的战友一个个被抬下来,两人心里都不是个滋味,脑海里浮现的,是家中双亲期盼的眼神,而后陷入沉默。

“为民,假如我们两个人谁光荣了,活下去的那个要替对方照顾好父母。”

“德勇,一言为定!”

说完,两人对视片刻,右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1985年3月8日凌晨,攻打小尖山的战斗打响。荀为民、金德勇主动请缨,成为“十六勇士”突击队员。战斗中,金德勇不幸被敌人的炮弹击中,光荣牺牲。荀为民的左肩、左臂和左腹中弹,因失血过多昏倒在战场。

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了整整三天三夜,荀为民才从鬼门关逃了出来。X光片上,荀为民左肩、左臂等部位,10多个白点清晰可见,这是他体内残留的炮弹弹片。他说,战场上我不怕死,为国牺牲是光荣的。但现在我不能死,我要好好留着这条命,去兑现那一句生死诺言,为烈士父母多尽孝道。

1985年底,荀为民退伍了,跟随部队护送烈士金德勇的骨灰盒回家。

这是怎样让人动容的场景啊!上百人站在村口,有看着烈士长大的乡亲们,还有承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巨大悲痛的双亲。“英雄回家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抽泣声、哭喊声不时响起。

“爸,妈,德勇为国家牺牲了,他是英雄!”荀为民冲上前,将两位老人拥入怀抱,哽咽着说:“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儿子,我养你们!”

从烈士家回来后,两位老人泪流满面的一幕,在他脑海里时常浮现,挥之不去。“从为身边的烈士父母尽孝做起,努力去照料更多烈士的父母。”荀为民暗暗下定决心。

坚守

一个从战场回来的退伍老兵,三十多年来的每个节假日,无论刮风下雨,都在路上奔波。这些路的尽头,通往8位牺牲战友父母的家。

牺牲战友的家最远的在浙江、上海,粗粗地算下来,荀为民已经走过了3万多公里。

当他第一次拎着大包小包,满脸笑容走进射阳湖镇烈士范敬年家门时,对于这个莫名送上门的“儿子”,两位老人的态度有些冷淡。荀为民离开后,有邻居跑来跟老人说,“这小伙子估计也就耍耍嘴皮子,不信走着瞧!”

没成想,荀为民又来了!那天正是范妈妈的生日,家里头却是冷冷清清的,桌上摆着的,还是前些天吃剩的咸菜。他把蛋糕摆在桌上,将带来的鱼肉拿到厨房,精心烧了一桌菜。把两位老人请上桌子,他倒下一杯酒,举起酒杯,恭恭敬敬地站在老人跟前,“妈,祝您生日快乐!也祝你们身体健康!”人心都是肉长的,范爸爸、范妈妈抿着嘴唇,使劲不让眼泪掉下来,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好、好、好……”

范妈妈患有高血压,经常会突然昏迷。有一次吃午饭,范妈妈又发病昏迷,正当全家人举足无措时,细心的女儿看到,母亲嘴唇微微颤抖,似乎想说些什么。她把耳朵凑近,原来母亲在不停重复着“打电话,给为民哥哥”。正在吃饭的荀为民,接到电话后立即放下手中的碗筷,驱车赶到乡下,将老人送入县医院抢救。

苏醒过来的范妈妈,目光里满是爱怜,“儿啊,你身体也不好,要多注意休息。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你要替敬年健康地活着!”话音未落,两行浊泪已顺着眼角流出。

烈士金德勇的父亲,在世时喜欢抽烟、喝酒,荀为民经常带上烟酒前去看望,金妈妈每次都准备一桌好菜。酒到深处,情难自控,想起光荣牺牲的儿子,老人总是流泪满面。“为民儿,德勇生前最喜欢吃红烧肉了,那时家里穷,一年都吃不上几顿,现在他不在了,你就多替他吃几口吧。”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何况是扛过枪、流过血的军人。但在家人、朋友印象里,荀为民却很“爱哭”。

范妈妈去世时,荀为民流了3次眼泪。第一次是接到老人去世的电话,第二次是看到老人的遗体,第三次是老人火化时。每次,荀为民都哭得撕心裂肺,他说,过去自己经济条件不好,让爸妈跟着自己吃苦,如今条件慢慢好转了,爸妈却一个个离开人世,这个“儿子”,他当得不够好,还有遗憾。

近年来,8位烈士中,6位烈士的父母已经与世长辞。荀为民为每一位老人送终,让每一位老人都走得风光、体面。尽管已帮烈士尽了孝,但他与烈士家庭的联系并未中断,逢年过节依然上门看望烈士的家人,还帮烈士金德勇、范敬年的妹妹找了不错的工作。

初心

退伍后,荀为民在一家保险公司干业务员,每个月工资虽然不多,但加上伤残金,过过自己的小日子绰绰有余。

然而,荀为民却过得近乎“寒酸”,衣服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有一次,兜里揣着刚发的工资,荀为民想买件衣服,准备掏钱时,一张“购物清单”掉了出来。他一拍后脑勺,自言自语道:“下个月就是中秋了,还没给爸妈买礼物呢。”

这张“购物清单”写着:范妈妈身体不好,需要买些营养品;金爸爸喜欢抽烟喝酒,这两样都少不了……

1990年,荀为民和爱人张春红步入婚姻殿堂。成家过日子,处处都需要花钱。起初,荀为民瞒着爱人,替烈士尽孝,钱总是入不敷出。

时间长了,爱人再也忍受不了,一怒之下关上房门“审问”荀为民。荀为民自知再也隐瞒不下去,于是交待了实情。正当他准备接受责备时,爱人却拉着他的手说:“为民,咱们夫妻俩这么久了,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吗?像你这样重情重义的男人,打着灯笼也不好找啊!”

一句话让荀为民眼圈发红。从此,在尽孝的路上,荀为民有了新“战友”,夫妻俩常结伴前往烈士父母家中,陪着老人聊家常,其乐融融。

十年前,宝应退伍战友徐新林因病去世,此时,他的女儿正在扬州上大学,家庭经济困难。张春红从丈夫口中得知情况后,二话没说,取出三千元,女儿也拿出自己的零花钱,一家人陪着战友女儿,买新手机、新衣服,为孩子缴足学费。

荀为民爱看故事片,特别爱看关于英雄的故事片。可每次看到军人牺牲时,他总会关上电视机,将自己锁在书房内。起初,女儿荀亚不解,张春红耐心解释道:“爸爸曾经也是一名军人,会想起当年战友牺牲的场景,会想起牺牲战友的父母,他心里不好受。”

而爱人和女儿不知道的是,荀为民也从烈士父母身上得到了一份特别的慰藉。在自己的父母去世后,这份慰藉愈发强烈。正如这些爸妈离不开他,他也离不开这些爸妈。

每次提到家,荀为民总是说:“我有两个家,一个有我的爱人和女儿,一个有我战友的家人。”

两个家,两重情,两份爱。有人问,这两个家哪个最重要?他说:“哪个都放不下。”

两个家,都连着同一颗心,一颗不忘为战友尽孝的初心!


一个人,

10多位“父母”,

40多个“子女”,

近百课堂,

十万多人次听众,

……

老兵荀为民以这一系列数字作为注脚,

诠释了什么叫爱和奉献。

支撑他的,

则是来自人民军队的“硬骨头精神”。

荀为民(一排右一)和爱心协会“战友”

一名退伍老兵,经历过生与死、泪与血的洗礼,内心最看重的是什么?荀为民的回答是:爱和奉献。

30多年来,他以持续不断的付出,赢得了这样的称颂——大孝大爱的老兵。

如今的他,在宝应,可能是孩子最多的“爸爸”,父母最多的“儿子”。他牵挂照料的孤老孩童,遍布近10个乡镇;

如今的他,可能是宝应讲话最有感染力的退伍老兵,近百场讲演、十多万人次听众,他把部队的“硬骨头精神”传遍乡镇、校园、企业;

如今的他,可能是最有号召力的爱心协会负责人,凝聚140多名社会各界好人抱团行善,捐资助学、扶贫济困。

荀为民看望特困生。

40多个“子女”和10多位“父母”

炎炎夏日,荀为民驱车赶赴望直港镇南沙村。村口的水泥桥上,一个孩子早早等候,盯着他驶来的方向,不时眺望着。

“荀爸爸来啦!”看清熟悉的车牌号码后,小赵一路连跑带跳,那股开心劲不亚于考试拿了满分。

荀为民弯下腰,摸着孩子的头,摊开掌心一看,满是汗水。“傻孩子,不是让你在家等着的嘛?真不听话!”说完,他打开车后备箱,拿出准备好的文具和衣物,牵着孩子的手,一边聊着,一边向小赵家走去。

多么温馨的场面啊!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荀为民就是小赵的父亲。

小赵的父亲早年因病去世,母亲改嫁,只能与年迈的爷爷奶奶相依为命。四年前,荀为民得知孩子的家庭情况后,当即决定与他结对帮扶。

荀为民永远都忘不掉,第一次来到这个不幸家庭时的场景。看着眼前的陌生叔叔,小赵躲在爷爷背后,只顾着咬指头,却怎么也不愿开口说话。

这以后的每个月,荀为民总会抽出时间来看望小赵,陪他看书、聊天,带来文具、衣物。回报他的,是一张张贴在墙上的奖状,是发自内心喊出的一声声“荀爸爸”。

在宝应,像小赵这样的“孩子”,荀为民还有40多个,遍布安丰、射阳湖、曹甸、泾河、望直港等近10个乡镇。而在这些地方,他还有10多位“父母”,这还不包括他代8位战友尽孝的父母。

88岁的刁寿高老人,家住射阳湖镇刁夷村,老伴早年去世,儿子媳妇十多年前病故,相依为命的孙子也在四年前出车祸离他而去。悲伤、孤独一直伴随着老人,他不愿与人交流,直到荀为民来到他的身边。

“刁爸爸,为民来看你啦!天气热,你要注意休息啊!”荀为民拆开带来的牛奶,插入吸管,放到了老人嘴边。

他说,老人血糖比较高,买来的牛奶都是低糖的,这样老人才喝得营养、健康。

来的次数多了,老人的邻居都认识了荀为民。每次看他拎着大包小包,邻居都会主动上前说:“赶紧进去吧,老爷子前些天一直念叨着你,想你啦!”

荀为民看望双目失明的老人。

近百个“课堂”和十多万人次听众

1985年底,荀为民退伍了。他说,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时代,都需要一股精气神,我的新使命开始了。

从县里到乡下,从医院到校园,从乡镇到企业,行程上万里,近百堂课,他向十多万人次听众,播撒部队“硬骨头精神”的种子。

曾在宝应中等专业学校就读的小韦,上学时是个“调皮蛋”,学习成绩在班级也不理想。“什么是‘硬骨头精神’?就是笑对艰辛万难不屈,面对险情临危不惧!”英雄事迹报告会上,荀为民的一句句铮铮誓言,讲哭了他,也敲醒了他,让他的心底长出了一个英雄梦。毕业后,他循着荀叔叔的脚步,毅然走进了军营。退役回来后,他自主创业,代理多个家用电器品牌。他说,如果当年没有荀叔叔的激励,自己就不会取得今天的成绩。

也有些人认为,荀为民“光说不练假把式”。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没有部队“硬骨头精神”的支撑,荀为民怎么能从一个保险公司的业务员,成长为如今公司的负责人呢。

2011年,一份750万元的巨额保险单硬是被荀为民拿下了。这在当时的宝应保险行业,是相当罕见的。荀为民说,这份保险单来自当时的宝应信用社(现宝应农村商业银行),需要信用社6位领导全部同意。

从初次接触到签下保单,荀为民整整花了两个月时间,从公司到信用社,跑了30多趟。那段时间,原本黝黑清瘦的他,显得更黑了、更瘦了。爱人打趣道:“你跟包拯比起来,差的就是额头上的月亮了!”

谈下这份保单,信用社“一把手”的意见至关重要。荀为民的基础工作很扎实,对方“一把手”很满意。相谈甚欢之下,荀为民说自己当过兵、打过仗、负过伤。该负责人发现他精气神很好,刚开始有点不相信。荀为民当场站起来,解开上衣,左腹、左臂,满是弹痕。该负责人当场拍板,拉着荀为民的手说:“兄弟,我这辈子最敬佩的就是军人!你经历过生死,言必行、行必果,我认定你了!”

一个人和140多名慈善同道人

在荀为民的办公室内,整齐摆放着省市县以及单位、协会颁发的“优秀退伍军人”“优秀伤残军人”“十佳青年标兵”“金融五一劳动奖”“优秀贡献奖”等10多个荣誉证书和奖杯。他说,他最看重的荣誉有两个:一个是曾经的优秀军人,另一个则是现在成为奉献社会的志愿者。

2014年,荀为民牵头组建16人的公益组织,从此走上抱团行善的爱心路。近五年来,队伍成员增加到140多人,经常开展捐资助学、扶贫济困活动。今年初,这支公益队伍在民政部门注册登记。从此,素有“荷藕之乡”之称的宝应,又多了一个规范的爱心组织——情满荷乡爱心协会。

这个“草根”组织缘何能在五年里,队伍越来越壮大,活动越来越有影响?协会成员陈明讲了一个小故事。他刚跟着荀为民做好事时,有一次去乡下看望一位老人。老人双目失明,耳朵也不灵光。虽然荀为民已经前去看望多次,但老人一点也不认识他。倒茶、打扫……看着忙得满头大汗的荀为民,他有些纳闷。“我们做好事,求的不是被别人记住,而是内心得到满足和快乐啊!”荀为民一席话,说得他竖起了大拇指。

陈明感叹:“在行善路上,荀会长带着我们做、做给我们看,我们都很敬佩他!”

五年前,小玉的爷爷奶奶和父母相继去世,寄住在家境并不宽裕的舅舅家,面临辍学。“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荀为民带着大伙前去看望,自己当场掏出500元,并承诺协会定期资助小玉生活费。望着这群陌生好心人,小玉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叔叔阿姨,谢谢你们,好人一生平安!”如今,小玉已考入宝应当地最好的高中。

解洪俊、蔡汉东、赵荣、姚绍芬……这些志同道合的“战友”名字,荀为民脱口而出。“过去在战场上,战友们一个个牺牲了,我曾觉得很孤独。”他说,“如今在公益路上,有他们陪伴着,我充满激情,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帮助。”

荀为民,一位从战场上归来的老兵,用爱心温暖着不幸的孩子,帮扶着孤寡老人,带动了身边一群人,感动着宝应一座城。

扬州发布记者 董鑫 忠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