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题诗《雪临》之十六
2020-01-14 10:45:44

胡易 供图

落雪了

文/胡易(湖北)

 

玉帝在天上杀鹅

父亲在地上杀鹅

 

凯旋的北风

像一块巨大的磨刀石

 

把我磨了又磨

把2019磨成一只更大的鹅

 

杀气太重,雪太白

一口大锅,浑沌一片

 

我需要一把比鹅毛更轻

比时间更快的刀

 

雪花是轻柔的那句

文/卜正凤 (淮安洪泽)

 

呼啸的寒风

许是北国的袅袅乡音

雪花

是最轻柔的那句

 

雪为谁在飞歌

又为谁在这冰冷的世界

将乡思愁弹

 

似玉带的江河

弯弯曲曲

这江山

已瘦

 

傲飞吧!雪

胡易 供图

雪临  

文/刘春(泰州)


疑惑之际,是什么时候播下种子

又是什么季节里忘了收获? 以至于

刚刚伸出手的刹那,偏又

无迹可寻

 

起于枝柯间隐匿的鸟鸣,梅花白了,屋顶白了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许诺,也在等待一场

命运的积雪

 

太阳放出火焰,焚烧出另外一个春天,

被世俗遮蔽的身份,借一条返光的河水

找到流回自己的路径

 

文/付金旭(江苏泗洪)

 

所有的笑容里都包裹着雪讯

一张一张,如加了蜜

发酵成雪白的馒头

长在天地间

 

我头顶上的天空爱捉迷藏

藏起太阳,藏起雪的衣装

我的琴弦上,描画着

洁白晶莹、漫山遍野

 

遗憾随风飘散

我奔走的脚步依然虔诚

我相信,你就在门外

随时准备破门而入

胡易 供图

 

文/王彩凤(宿迁)

 

除了弧度里的黑

看不见那座桥所含住的

任何污渍

我喜欢不经喧哗,天空就制造出毫无破绽的欺瞒

 

一只水鸟在河面凌波微步

镜头帮我缩短了焦距

冥冥中,上帝已有安排

余生里,我们还有很多这样的空白,需要填充

 

雪,在路上

文/梅影(南通)

 

听说。江南之南,梅枝上的雪

被雨声撬动

这彻骨的冷,让消息飞得更遥远

 

我一直在等,企盼一场晶莹

覆盖肮脏

执一支洁白改写尘世

 

窗外,剩下风和雨

无休止的纠缠。诠释眼前一个清高者

注定的孤独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