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捕猎病毒的顶级高手
2020-03-26 16:20:29

“病毒猎手”利普金测试为阳性的消息引起网络热议。除了关注欧洲疫情进展之外,“病毒猎手”引起不少人的兴趣。本期“史说”,我们来关注史上那些著名的“病毒猎手”的故事。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臧磊

病毒学之父

第一位“病毒猎手”

细菌、寄生虫、病毒,都是人类致病的原因之一。“病毒猎手”,简而言之,便是从不明病征中,拨开迷雾,查清神秘的病毒从何而来,又是如何传播,如何引发疾病的。事实上,“病毒猎手”并非是一种职业。吉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单亚明告诉记者,世界各地疾控中心、有条件的病毒研究所都在做“病毒猎手”的工作。

世界上第一个被发现的病毒是烟草花叶病毒,它是俄国植物学家伊万诺夫斯基发现的。伊万诺夫斯基1864年10月28日生于圣彼得堡附近的尼克斯乡村,幼年丧父,举家迁移到彼得堡的一个贫民区。在那里上完中学,1903年以烟草花叶病毒的工作获得博士学位。

伊万诺夫斯基发现,感染过烟草花叶病的叶汁即使经过特定的过滤器具,仍保持有传染性,这说明有一种不为人所知的更小的病原体的存在。它成为病毒研究的第一步,并最终导致了病毒的发现。

发现病毒的准确日期已无从查考。但他的这一发现得到了后来的科学家的承认。伊万诺夫斯基也由此而成为病毒学之父。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可以说是第一位“病毒猎手”。苏联在莫斯科建立了伊万诺夫斯基病毒研究所,而且医学科学院每年给本年在病毒学上最优秀的工作者颁发伊万诺夫斯基奖。

发现烟草花叶病毒是病毒学的起源。这个病毒是植物界的,1901年,沃尔特·里德与其同事首先在人类发现了病毒——黄热病毒。20世纪初,病毒的概念就因此建立起来了。

从17世纪开始,黄热病就肆虐美洲,成为令人恐惧的杀手。从加拿大到智利,在丛林和湿地引起流行病,夺得多少万人的性命。1793年黄热病在费城流行,市内15%的人丧命,三分之一居民逃往乡下。在西非,黄热病简直无处不在。这种病的威慑力量极其强大,有历史学家认为,正是因此,英法殖民主义者才未能完全将西非纳入囊中。这种疾病和蚊子有很强的关联。1901年,美国陆军军医沃尔特·里德和古巴医生卡洛斯·芬利发现了埃及伊蚊和病毒的关联,首次证明黄热病是由病毒引起的。

利普金

利普金发现和鉴定了800多个病毒

病毒学建立之后,在每一次疫情发生之际,病毒学家们都化身“病毒猎手”,冲在最前线,寻找病毒,找寻医治良方。此次被感染的利普金便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病毒猎手”之一。

早在1999年,美国纽约法拉盛医院医疗中心有多名患者出现不明病毒感染,短短几天就有25人得了脑炎,其中7人死亡。这是一种新的疾病,它引起了利普金的注意。他和团队想方设法地找来患者的病毒样本,反复观察研究。最终的分析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这种致病的病毒竟然早在1937年在乌干达西尼罗和地区首先发现的西尼罗病毒。

据媒体报道,他迅速将结果公之于众,并指出这种疾病叫做西尼罗热,它是一种人畜共患病,是由携带西尼罗病毒的蚊虫叮咬人畜而引起发病的。它与流行性乙型脑炎病毒、黄热病毒、登革病毒以及寨卡病毒等属于同一家族。

最初人们认为这种病毒只是存在于非洲的一种地方性病毒,但是很快,这种病毒在以色列、法国、南非、罗马尼亚、意大利、俄罗斯、美国都有较大规模的爆发,西尼罗病毒也从而成为科学家们极为关注的研究对象。

西尼罗病毒主要是通过库蚊叮咬传播。当利普金的团队确定是西罗河病毒后,如同防范黄热病一样,美国迅速开展了有效的防蚊措施,阻止疾病的进一步蔓延。

西尼罗病毒让利普金在医学界名气大增。据媒体报道,在他的工作生涯中,曾发现和鉴定了800多个与人类、野生动物或家养动物疾病相关的病毒。

彼得·皮奥特发现了埃博拉病毒

可怕的埃博拉病毒

近几年,《恐怖地带》《血疫》等影视剧让人们记住了埃博拉病毒这个名字。发现这种病毒的猎手是彼得·皮奥特。

如果没有看过这些影视剧,《血疫》一书也描述了这种病毒的可怕。埃博拉病毒进入人体后,会不断复制,侵占宿主的脏器,最后病患会将脏器的碎片与血水一起呕出,状况极其惨烈。埃博拉病毒因埃博拉河而得名。它第一次为外界所知的爆发是在1976年9月,它在埃博拉河上游的55个村庄内同时爆发,杀死了9成的感染者,之后又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彼时27岁的彼得·皮奥特正在安特卫普完成他的病毒学博士后研究。他与同事收到一份被神秘病毒感染的血液样本。他的任务是快速识别出这种不明病毒。随血样来的还有一张便条,是世界卫生组织驻布拉柴维尔的官员所写,他们怀疑这是黄热病。

黄热病?这种病毒的烈性并不会特别强烈。皮奥特随意带上一副乳胶手套,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便打开了保存血样的保温瓶。直到几个月后,彼得回想起这一幕,还是会被自己如此草率的举动惊得一身冷汗。

皮奥特先是做了两次黄热病抗体试验,全是阴性;接着又做了伤寒抗体试验,还是阴性。但绿猴细胞试验的结果证实血样中存在一种烈度病毒。皮奥特准备了血样,在电子显微镜下进行分析。他看到了一个长得像问号的病毒。这是一种新病毒!皮奥特十分震惊,但这时世卫组织让他与他的同事立即停止研究工作,因为世卫组织认为这可能是已经发现的另一种烈性病毒——马尔堡病毒。皮奥特非常失望,他希望去发病地点看看。

皮奥特得到了批准,得到了一个星期的经费。但事实上,皮奥特在扎伊尔地区待了三个月。

皮奥特和他的同事挨个村庄搜集信息,谁得了病以及他们之前都去过哪里。最终,他们发现这是种传染病,通过体液和空气传播。一旦知道了这种疾病是如何传播的,限制其扩散及在到达临界水平之前阻止其爆发就会容易许多。

发现病毒要有一定的“预见能力”

病毒猎手艾伯特·奥斯特豪斯是世界上首批找到SARS背后元凶的科学家之一。

在接受《新科学家》访谈时,奥斯特豪斯回忆,当时,香港、德国、美国三个研究小组在找寻SARS病毒,香港大学研究员从患者身上分离出的冠状病毒和人类偏肺病毒。其他的科学家大多支持是人类偏肺病毒导致人类得病。奥斯特豪斯恰恰在此前两年曾对人类偏肺病毒有过研究,所以他更倾向于认为冠状病毒才是致病原因。为了找到答案,他不得不用这种病毒感染动物,结果证明,他是对的。

迄今为止,奥特斯豪斯发现了12种以前从没见到过的新病毒,其中有人类的SARS、人类偏肺病毒(hMPV)和某些禽流感病毒,其余的是动物病毒。

对于发现病毒的能力,奥斯特豪斯说:“有人说我能嗅出病毒,但我从来没有嗅出病毒,做这项工作需要有比直觉多得多的东西:对周围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兴趣,正确的技术手段,合

适的人员,还有专家的意见。我承认,一点运气、在正确的时间、在正确的地点与我取得的成就有关,但是也要有一定的预见能力。”

当然,“病毒猎手”并非只是在实验室,他们还要不远万里去找寻病毒的藏身之所。据《血疫》一书,尤金·约翰逊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埃博拉猎手,他在非洲中部旅行多年,寻找埃博拉和马尔堡病毒,“为了寻找这些生命体,他简直翻遍了整个非洲”。在得知一个孩子在进入非洲埃尔贡山的一个名为奇塔姆洞之后,传染上马尔堡病毒后死亡后,那个洞穴会不会是马尔堡病毒的最终藏身之所?1988年,尤金·约翰逊他们与肯尼亚政府组成联合调查组寻找病毒。他们将猴子放进这个洞穴好几个星期,还在洞穴内采集了三万到七万只会咬人的昆虫,还捉了数以百计的鸟类、兔子和蝙蝠等动物,但最终猴子活得好好的,所有标本都没有马尔堡病毒的踪迹。从孩子的死亡,猎手们都知道,马尔堡病毒就在埃尔贡山飘荡,“但无论怎么努力,都未能找到它们在自然环境下的藏身之处”。

“病毒猎手”的工作风险系数相当高。他们害怕吗?尤金·约翰逊曾告诉记者,他经常做噩梦,埃博拉病毒通过手套上的针孔滴在他裸露的手上,然后他浑身冷汗地醒来。但为了人类的生命安全,栖身于各大医院、研究所或大学的“病毒猎手”总是第一时间冲在疾病爆发的前线。他们要用最快的速度鉴别出病毒,还要弄清楚发病机制,以使人类能运用适宜的方法来抵御病毒。


资料来源:

1.发现病毒简史,张贞发,中华医史杂志2002.4;

2.哪里有最致命的未知病毒,哪里就有逆行而上的“病毒猎手”,澎湃新闻;

3.西尼罗病毒与西尼罗热,赵荣乐 郑光宇,生物学通报2005.1;

4.病毒的猎手:病毒学家阿尔伯特·奥斯特豪斯访谈录,石磊编译,世界科学2005.4;

5.血疫,理查德·普雷斯顿著 姚向辉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6.逼近的瘟疫,劳里·加勒特著 杨岐鸣 杨宁译,三联书店出版社。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