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高考我的高考
王建民:1977年的高考
2017-06-08 14:30:35

  现在的学生们无论如何想不到,1977年的高考,不是骄阳似火的七月,也不是初夏炎热的六月,却是金秋九月和寒冬腊月的十二月。

  1977年夏天,我在南京市第二中学上高二(那时的高中是两年制)。那一天,班主任方向明老师把我喊到办公室,告诉我今年将举行高考,让我准备复习功课,参加高考。当时我们面临高中毕业,毕业后的去向是农村,我们作为“知识青年”将要到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里去锻炼成长,尚不知高考为怎么回事!有点懵!

  学校举办了高考补习班,免费为我们补习。通过摸底考试,将预考生分为甲、乙两个班,高分者进乙班,低分者进甲班。我所在的高二(1)班有十人参加摸底考试,九人进了甲班,只我一人进入乙班。

  那年高考分为初试和复试。初试只考数学和语文,复试考数学语文政治,理科加考理化,文科加考史地;77年的高考不考外语。

  临近国庆的一天,我在南京市第三十三中参加初试。上午考数学时,监考老师似乎认定我要作弊,总在我前后转来转去,搅得我心神不定,考的一塌糊涂;下午考语文,我居然连作文都没写完,终场铃声就响了。

  初试发榜的那一天,我不敢到学校去,生怕落榜了丢人。磨磨唧唧挨到下午才到学校。

  没想到的是,我的准考证号“1256”竟然出现在学校公示的复试名单中,看着公告栏,我惊的目瞪口呆。

  学校同样给我们免费举办了复试补习班。语文老师很会猜题,给我们复习了一篇鲁迅的文章《中国人失去自信力了吗?》,老师给我们仔细分析了这篇文章的题干,从中心思想到时代意义,从问答题到简答题,总之,让我们对这篇文章弄了个熟熟透;而物理老师就略显呆板,只给我们复习基本电路,却没复习特殊电路——电桥。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复试在十二月举行。语文老师的复习让我顺利拿到了鲁迅文章的那三分,而物理老师的失误让我丢了十分,电桥那题整题丢分。当我写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问答题时,窗外飘起了雪花。

  1978年初春,我走进了大学校园。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