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高考我的高考
李军:77年高考,半篇作文闯关记
2017-06-08 14:40:15

  77年高考,那些已经被整整耽误了的十多年的众多考生像潮水一样涌进了考场。这当中也有一个我。在初考考场上,我竟然没有来得及把作文稿抄完,用半篇作文闯过了阅卷老师的阅卷关与初考的选拔关,可谓是惊心动魄而又令我终生难忘。

  谈起高考,不能不先谈起我的求学生涯。我出生于1952年的苏北农村,1965年考上初中,刚读了8个月书,就回到我的家乡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开始了像祖辈一样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业生产劳动。1970年的12月份,参加了当年的考试并进入了某农村高中读书,遂于1971年3月入学,1972年底毕业。我初高中加在一起读书都不到三年,学过的内容真是少的可拎,语文方面除《中山狼传》外没学过其他文言文,数学课程方面连初中的平面几何、三角函数,高中的立体几何也都没学过,外语更是从没见过面,因此连英语方面的主要字母也认不全、大小写对不上号、印刷体与手写体分不清……只因在十多年的务农期间曾看了不少的报纸与书籍,对所谓的“文史地”有一星半点的了解外,对初高中数理化课程几乎是一窍不通,全是空白。1977年邓小平决定恢复高考,激起了爱读书的我对参加高考的强烈向往与渴望。一些了解我学习经历的人都劝我说,你怎么去和那些读了六年、五年的六六届、六五届高中生比,又怎么去和那些年龄比你小但系统学习了四年的真正高中生比,结局不用说了,肯定是名落孙山,因此还是放弃的好,免得被世人嘲笑。我于是用学过并熟背的毛泽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文的结束语来鼓励和勉励自己:“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明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红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之中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我的志向在此,哪怕是有一丝的希望,自己也要去努力争取一下,这为的是改变自己的人生处境。人生能有几回搏?否则是会后悔终生的。高中时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其当时已恢复了校教导主任的职务)的张老师,亲自来到我家,劝我报考中专校,认为这样把握更大些,又能跳出农门。然自己却不死心,非要报考大学不可。

  77年江苏的高考分为初考(由各地区命题)和高考(省命题)两次进行,因此,初考是要从众多的考生中选拔出部分人再进行高考。初考时盐城地区的作文是供材料作文,提供的材料是华国锋同志(时任中共中央主席、军委主席和国务院代总理)在天安门广场上毛泽东纪念堂落成仪式即纪念毛泽东逝世一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作文题目是《读华国锋同志……重要讲话有感》,显然是属于读后感一类的文章。自己在曾为大队与县砖瓦厂的领导同志写过这方面的文章,报纸上当时也有很多这一类的文章,故自己写起来颇为得心应手,真有下笔千言、一泻千里而不可阻遏的态势,在两张十六开的白纸上写下了密密麻麻的草稿,约莫有三、四千字的样子。在离考试结束还有一刻钟的时候,监考老师宣布,只有最后15分钟了,作文是必须要抄在试卷上的才有用。这时的我慌神了,连忙风急火燎地进行抄写,当监考老师再次宣布考试只有最后3分钟,考生应抓紧时间检查姓名、准考证号等填写是否准确时,我的作文才抄了不到一半,就想把草稿纸贴在试卷上,但监考老师坚决不同意。其时的我,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满头满身地冒火流汗,突然眉头一皱,心头一紧,觉得既然抄不完干脆就不抄了罢,于是便在试卷作文的下面隔一行写上:“尊敬的阅卷老师:您好!我在作文抄到三分之一时,突然间头痛欲裂,手足麻木,实在难以坚持下去把余下的草稿全抄上了,但我的写作水平如何与能力怎样您应该也感受到了,就请您看在这前面的文字上,酌情给一个评分吧。谢谢您!”不知是感动了阅卷老师和上苍,还是老师确实从末完成的半篇作文上感受到有一定的写作水平与能力,或者是老师中了我的苦肉计给了个同情分,使得我有惊无险地跨过了初考的选拔关,有幸进入了后边高考复试的阶段。复试时,我则吸取了初考的教训,还专门向别人借了手表,以掌握时间,绝不重蹈覆辙。在看到《苦战》的作文题时,稍作构思酝酿,遂在作文纸上洋洋洒洒地草就成文,通篇读了一边,就提前交卷了,还较顺利地通过千军万马拥挤的高考独木桥,迈进了高校的门槛,有幸成为七七级大学生中的一员。

  半篇作文上大学,闯过了千军万马拥挤的独木桥,可谓是惊心动魄。至今想来,仍不免有些后怕,既觉得是自己的幸运,也觉得是老天对自己这样一个爱读书的农村孩子的眷顾与关怀,更觉得是邓小平给了我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而自己也在千难万险中把握住了命运的转机。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