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指引下--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唤醒活力,让富美乡村“精神焕发”
来源:中国江苏网 2018-04-19 09:52:50

  近年来,江苏无锡宜兴市西渚镇白塔村围绕“生态立村、文化强村、旅游富民”的目标,探索适合自身特点的美丽乡村之路,呈现出生态环境日益优美、高效农业协调发展、旅游特色日益彰显的良好态势。据介绍,白塔村年接待游客100万人次,村民人均收入达到3.8万元。新华社记者季春鹏摄

  4月8日召开的全省农村工作会议上,省委省政府对我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出全面部署。4月11日,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省农业委员会、南京农业大学、新华日报社、溧阳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江苏首届乡村振兴国际研讨会”,紧扣全省农村工作会议精神,邀请海内外专家学者相聚溧阳,分享乡村振兴智慧。

  构建新型城乡关系,让“特色田园”成为生动实践

  乡村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根基,寄托乡愁,凝聚记忆。“然而,在近半个多世纪里,中国乡村发展命运一波三折。”中国工程院院士、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王建国直言,资源外流、活力不足、公共服务设施缺乏、人口空心化、老龄化等乡村发展和建设的共性问题亟待解决。

  “构建新型城乡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已成为时代的要求、人民的呼唤,必须唤醒乡村复兴的意识和自觉,重新认识乡村文明的价值和使命。”省住建厅副厅长刘大威表示,“十二五”以来,通过实施村庄环境整治及其提升行动、美丽乡村建设等一系列工作,深入持续推进乡村人居环境改善。去年,省委省政府系统谋划启动实施特色田园乡村建设行动计划,这与乡村振兴战略目标内涵高度契合,可以说是乡村振兴战略在江苏的率先实践、探索和有效抓手。“最近召开的全省农村工作会议明确5年内培育500个左右的特色田园乡村,带动市县建成1万个左右美丽宜居乡村,我们将扎实细致抓好相关工作,使特色田园乡村建设成为我省乡村振兴的生动实践。”

  “真正的乡村振兴,是乡村文明与城市文明相融合的振兴。”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张鸿雁认为,乡村振兴不能就农村谈农村,而应把乡村做为城乡结构网络中的节点。在城镇化进程中,应培育有技术、有文化的新型职业农民,“当中国的城镇化率达到85%时,乡村振兴也就完成了。”

  “乡村建设一定要静得下心、沉得住气、贴近乡民真实诉求,应关注‘三农导向’‘过程导向’而非简单的‘项目导向’和‘技术下乡’。”王建国提醒说,乡村振兴应因地制宜,生活、生产、生态并重,重视基于镇村乡民自觉、自愿、自为的推动力,弥补“无差别、同一性、单纯的速度和市场导向”的发展模式缺陷。

  省政府研究室副主任沈和从徐州马庄村的实践中得出启示——把草根农民打造成文化达人;通过传统佳节、文化广场及传统工艺传承,把民族的底蕴转化成精神家园。

  海外乡村振兴启示:“造血”胜于“输血”

  “所谓乡村振兴,就是要三产融合,变外来型开发为内生式发展。”东京农业大学生物产业学院院长黑泷秀久举例说,日本大分县日田市大山町曾经是一个自给自足的贫困小山村,通过成立农业协同组织、调整农业结构、建立农产品加工厂、做深做精农产品加工,这个村庄的村民圆了“种梅子、种板栗,一起去游夏威夷”的美梦。

  “要重视村民对乡村建设的意见,他们的意见最适应当地的发展。”德国班贝格大学文化地理系主任、巴伐利亚州弗兰肯地区乡村研究所主任马克雷德培宁坦言,德国的乡村发展,同样面临老龄化、农房闲置、基础设施不健全等问题。当地政府一方面投入资金建设多功能房屋、综合性商店,创造自我造血生态圈;另一方面制定出台联邦乡村发展计划,鼓励当地乡村组织及村民参与乡村发展,增加乡村内生动力。

  王建国在国际乡村建设调研中观察到,各国乡村建设普遍经历了从单一目标向“三农并举”多元目标综合振兴的转变,由于各乡村具有独特价值,各国还注重采用不同策略分类指导。政策体系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比如,英国制定乡村建设政策体系,保护乡村自然和人文资源,逐渐呈现乡村个性化与多样化特色,以此吸引人才和资本;法国以分区规划为基础推行以减税奖励为核心的新乡村复苏政策,通过提升乡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水平,鼓励人才来到乡村,阻止农业人口衰退。

  行走“回家”路上,富美乡村“精神焕发”

  三山一水六分田,溧阳自然禀赋优越。溧阳市市长徐华勤表示,溧阳正抓住乡村振兴机遇,放大山水田园优势,建设宁杭生态经济带最美副中心城市,打造“精神焕发的富美乡村”,让村庄有特色、田园有活力、农民有收益。

  营造田园之美的同时,溧阳正以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为突破口,重点探索农村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三权分制”,首创乡村议事堂、仁义小食堂等一批乡村治理创新载体,以增进乡村振兴内生动力。“乡村建设不唱独角戏,要演群英会。”溧阳市住建委主任钱栋说,调动老百姓的积极性比政府有积极性更重要,村庄活起来比美起来更重要。

  2017年8月,蓝城集团与溧阳市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天目湖镇、戴埠镇、上兴镇打造三个富有特色的“蓝城小镇”,通过现代农业、农产品加工以及乡村旅游,实现乡村一二三产融合发展。据杭州蓝城青州公司总经理许灿钢介绍,他们已对原有土地重新进行整理,将引进现代农业,发展生态农业,打造农业景观,发展乡村旅游。

  淳璞旅游及山田投资创始人许翌星涉足乡村旅游业18年,在他看来,发展乡村旅游,比“把梳子卖给和尚”还要难,难在要先让“和尚”来。如何在发展乡村旅游中做到“村民要生活、企业要存活、市民要快活”,还需要不断实践探索。

  “乡村创客”——溧阳南山花园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仲春明早就展开了相关实践探索。仲春明的父亲曾担任村委会主任40年,“父亲专注于深耕农业,与父亲相比,我们新一代乡村创客做了许多他们不能做的事。”仲春明回乡创业十年,先后打造南山花园、美岕度假村、神马农场三个项目,传统茶园内繁殖出成片萤火虫、猕猴桃架下设立迷宫,游人如织。“我深感,乡村产业发展、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大有前途!”

  “溧阳的村庄正在‘回家’路上。”记者去年采访浙江省建科院建筑设计院总规划师陈安华时,他曾慨叹,现在的乡村离城市越来越近,离乡村越来越远,应让乡村“回家”。如今,乡村振兴战略全面推进,陈安华也投身到溧阳等江苏乡村的规划设计中,成为助推乡村“回家”的积极力量。

  记者 蔡炜 万小珍 汪晓霞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