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报道
【我奋斗 我幸福】他们的诗和远方在地下500米 矿工写诗数百首:用诗歌点燃激情
来源:龙虎网 2018-05-02 14:23:58

链接地址:http://news.longhoo.net/2018/xsd_0428/276191.html

矿井内巷道主干道

  龙虎网讯 (记者 张玲 肖惠丹)“地下500米的铁函,宝藏金光闪闪。矿工火热的胸膛,冶炼深秋的橘红一片。”这句来自王文峰的诗歌《地下的一片似火柔情》;“亘古的岩石,破土而出;密不透风的地底,掘进出一条又一条悠长的井巷。”这是滕家敏《打眼的汉子》中的诗句……他们是来自梅山矿业的矿工,写诗是他们的“副业”。他们在地下500米的地方直抒胸臆,把劳动体验与矿工感悟敲击成诗意的文字,多年来创作了数百首诗歌。他们说,想用诗歌点燃更多人奋斗激情。27日,龙虎网记者走近他们,一同下矿井,听他们聊他们的诗和远方。

工人在矿井内作业

王文峰

  他们用数百首诗歌颂矿工 赞美矿山

  位于南京西南的梅山矿业是亚洲最大且离城市最近的一个采矿基地,其最深的矿井达海拔-500米,比中国最深的湖泊长白山天池还要深。在这里,有一千多名职工,他们常常自称“地下工作者”。王文峰与滕家敏便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穿上工作服,戴上安全帽,套上高雨鞋,背上自救器,拿上手电筒,踏上副井,登上“罐笼”,经过3分钟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龙虎网记者与王文峰、滕家敏一起从地面下到了地下330米的矿井,走过一条条悠长的巷道,听到机器隆隆的轰鸣,触摸着那坚硬的矿石,犹如触摸地球的骨骼与经络,第一次走入地下几百米的记者连连感叹着大地的神奇,这就是王文峰、滕家敏和同事一起工作的地方之一。

  2003年一毕业就来到梅山矿业的王文峰,是一名掘进工序的作业长,自称“第三代梅山矿工”。这么多年来,在王文峰脑海中一直有一个抹不去的印象:“记得初下矿井时,那时候设备和机器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很多活是要靠人工体力完成的。我看到每个工人的汗水浸透了他们的衣服,看到他们的干劲、豪情、团结和义气,既震撼于那样的场景,又因自己是他们中的一员而自豪。”

工人在矿井内的“光和火”

  王文峰说每天登上“罐笼”下矿井时那一束夕阳照在铁栅栏上的射影、地下500米在漆黑的巷道里焊接工焊接时的火花四溅、伟岸的矿石、机器的轰鸣,在他看来都是有美感的,但这些场景又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的,所以爱好文学的王文峰就把这些场景用文字的形式表达出来,变成了一首首或激昂、或忧伤、或欢快、或明丽的诗歌,“这些诗歌都是劳累释放后转化为情感的喷发,畅快淋漓。”王文峰说。

  所以,从2012年起至今,王文峰诗歌、散文等创作差不多有九百多篇/首,其中约一半与矿工、矿山有关。

  用诗歌点燃更多人奋斗激情

滕家敏

  今年已经50岁的滕家敏从1993年便投身梅山矿业,二十四五年来一直在梅山矿业做着“地下工作”,如今,他是一名安全协管员。

  “我们现在走的地方,看到的矿石,也许是亿万年前的一条河流,亿万年前的一片森林,又或是亿万年前的阳光浸润过的,每每想到这些,我的血管里奔腾的就是河流,就是火热的岩浆。”走在泥泞幽深的巷道里,滕家敏有感而发。

  对文学、对诗歌有着执念与热爱的滕家敏从下矿井后的半年左右时间就开始写诗。滕家敏还记得他写的第一首诗的名字叫《矿工英雄》,第一版全诗约2000字,写完以后的感觉是“轻松”,因为“想表达的都表达出来了”。只可惜,因为年代久远,这第一首诗包括后来写的不少诗都因为是碎片化写作,保管不善,没有留存下来,以至于截至目前,滕家敏有记录的诗歌仅有一百五六十首,但全部与矿工有关。

工人在采矿

  滕家敏说,他常常会被矿工们的工作热情所感染,“矿工都是质朴的,他们总是如岩石般坚硬与拼搏,克服着重重困难。”在滕家敏看来,他的诗不仅仅是他个人的,而是千千万万个矿工最深刻的心声、最细腻的情感,也是最嘹亮的呐喊。

  还有五年,滕家敏就要退休了,但是,他说会一直把矿工的诗歌写下去,歌颂矿工精神,让矿工干活的干劲感染着更多的人,点燃更多人奋斗的激情,让大家像岩石一样坚硬、奋进,与艰难抗争。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