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工匠丨胡洋:“鲲鹏”机身数字化装配领军人
2021-05-04 22:38:27

代号鲲鹏的运20飞机,是我国自主研制的首款大型运输机,标志着中国大飞机设计制造能力取得突破性进展。在它的身上,凝聚了几代航空人的智慧和汗水。今天的大国工匠,我们来认识一位90后的年轻人,他是运20飞机机身数字化装配的领军人——胡洋。

在中航西飞,新一架运20开始机身调姿。这是飞机制造过程的重中之重。

中航西飞机身装配厂数字化装配工程师 胡洋: 整机的姿态有问题的话,它的机翼肯定就是个偏的,垂尾也是偏的,起落架也是偏的,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机身调姿对精度要求极高,全长50米的机身,各个部位偏差不能超过0.5毫米,这就好比在一个篮球场不能出现芝麻粒大小的误差。在以往,这项工作需要十几个人通力合作一个月才能完成,今天只要两三个人一天就可以完成这项复杂精密的工作,胡洋带领的团队实现了大飞机机身数字化装配零的突破,效率提高百倍的同时,精度能达到毫米级。

作为领军人的胡洋,只是一个90后,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踏实沉稳,是很多人对胡洋的第一印象。然而,在刚参加工作时,他可不是这样。2014年,胡洋大学毕业后进入中航西飞公司,分配给他的工作让他心凉了半截。

中航西飞机身装配厂数字化装配工程师 胡洋: 干手工活,主要就是制孔,当时肯定是觉得不甘心,屈才了吧。

心浮气躁的胡洋,最终付出了代价。在一次制孔的过程中,他在一个已经制过的孔上又制了一遍。

中航西飞机身装配厂数字化装配工程师 胡洋: 我还觉得这没啥。这个两个孔就两个孔呗,修一修补一补也就能过来。

事后,师父严肃批评了胡洋,告诉他,飞机上任何一个小孔出现问题,都可能产生裂纹,久而久之,可能导致飞行中解体。他在笔记本上记下了这样一段话。

中航西飞机身装配厂数字化装配工程师 胡洋: 后来想想这个事儿汗毛都竖起来了,每次翻开本的时候也是能够自我提醒一下,改掉毛毛躁躁的坏习惯。

经过这次教训之后,胡洋的性子慢慢沉了下来。不久后,为提高制造效率,中航西飞决定在运20装配中启用数字化系统,胡洋被推荐加入了培训班。数字化装配涉及测量系统、自动控制和计算机软件等许多先进技术,是飞机制造的一次革命性变革。胡洋白天跟着专家在现场实践,晚上把白天的知识吃透、搞懂,找出问题,第二天继续向专家请教,这样的循环模式他不知道坚持了多少个日夜。

中航西飞机身装配厂数字化装配工程师 胡洋: 感觉挑战很大,每一天你都会接触到新的事物,都会接触到新的技术,所以说就强迫自己,不停地学习,不停地进步,现在想想,很感谢当初的自己坚持下来了。

坚持下来的胡洋,最终承接了运20大飞机机身数字化装配任务。很快,第一次大考来了。2015年底,厂里第一次启用数字化系统进行机身调姿。

中航西飞机身装配厂数字化装配工程师 胡洋:第一次接手数字化装配的工作,内心是非常忐忑不安的,就是对自己心里没底这个东西能不能做好。

调姿结束之后,厂里组织了几十人的专家团来对结果进行验收。

中航西飞机身装配厂厂长 陈勇刚: 结果实际上是超乎我们预料的。他们实现了0~1的一个突破。

中航西飞机身装配厂单元长 杨理勇: 比我们传统的一个是效率高,第二个的话就是说装配的精度。这一块的话完全是传统的手工所达不到的。不服不行啊。

七年时间,胡洋完成了从毛头小伙到业内专家的蜕变,一同蜕变的,是他头发的由黑转白。

中航西飞机身装配厂数字化装配工程师 胡洋: 我是去年的10月30日结的婚,因为我头发白的得比较多,有80%的人会问你?你结婚?你才结婚?你还没结婚?我说我是90年的。

让胡洋自豪的是,经他手装配的运20,用一次次完美的表现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国家的重大任务中。

中航西飞机身装配厂数字化装配工程师 胡洋: 每一次听到“胖妞”(运-20)的消息,作为它的亲历者,这种自豪感是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的。作为一个航空人,我觉得非常幸运能够生在这个时代,同时参与这么重要的一个型号的研制,我想这将会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一生的事业。 (总台央视记者 张勤 岳群 王琰 李宁 张昊 秦晓猛 梅书军)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