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退耕还林调研记:从黄土满坡到秀美山川
2019-12-03 13:39:44

陕西省延安市吴起县南沟村大力发展旅游业,图为游客正在南沟村体验水上项目。本报记者徐红摄

昔日陕西延安宝塔山黄土满坡,如今的宝塔山附近山青、天蓝、城市整洁,风景宜人。本报记者徐红摄

陕西省延安市南泥湾生态经济发展迅速。图为南泥湾荷花塘美景。本报记者徐红摄

阅读提示

20多年前,这里黄土满坡;20多年后,这里满眼绿色。陕西省延安市退耕还林政策实施创造了山川大地由黄变绿的奇迹。当地干部群众如何克服“沙暴漫天”的困难?如何解决这片土地“广种薄收”的问题?如何化解“不养羊不种地”和“吃不上饭”的矛盾?带着这些问题,记者在当地进行了深入调研——

“背靠黄河面对着天,陕北的山来套着山,翻了架圪梁拐了道弯,满眼眼还是那黄土山……”上世纪80年代,一首在当地山间吟唱的信天游,唱出了陕北黄土高原生态环境的恶劣,也表达出生活在这片贫穷的黄土地上,人们心中的那份荒凉。

1998年,陕西省延安市开始在吴起县封山禁牧退耕。1999年,延安市率先开始大规模退耕还林,成为全国最早的退耕还林试点之一。

20年来,延安人民以执着的“延安精神”,坚持退耕还林政策,践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在这块中国革命的红色圣地展开了一场波澜壮阔的“绿色革命”;20年来,延安人民用1077.46万亩绿色植被打造这片土地的底色,创造了山川大地由黄变绿的奇迹,走上了一条绿色崛起的发展道路,为世界提供了一个短期内生态修复的“中国样本”。

记忆里,这里黄土漫天

“1996年,我第一次到延安,确实感到这里的生态环境很恶劣,植被稀少。有时黄土漫天飞,后面的车头看不见前面的车尾。这次是我第三次来延安,飞机降落前映入眼帘的是曼舞的青山。作为林业人,我感到无比骄傲!”初秋时节,在全国退耕还林还草工作会召开前的一次媒体记者见面会上,国家退耕工程中心副主任敖安强如此表示。

延安是中国革命的圣地。1935年10月,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胜利到达吴起镇,八路军为支援陕甘宁边区开展的大生产运动,成为一段传奇。

由于历史和客观原因,延安又是一块贫瘠的土地。这里曾经沟壑纵横,干旱少雨,植被稀少,水土流失严重,生态环境极度脆弱。特别是春秋两季,沙尘暴频发,遮天蔽日,当地民众苦不堪言。

延安市退耕办总工程师白应飞是土生土长的延安市吴起县人,在他的记忆里,当时的吴起几乎见不到树和草,无论春天或秋天,一旦刮起沙尘暴,黄沙遍布,昏天黑地。“大白天走在外面,街对面的人都看不清,屋里必须开灯,不然什么都看不见。”

“三天两头旱,十种九难收”,这是当时延安农业生产的真实写照。在南泥湾生活了60年的老人侯秀珍回忆说,过去山上都是农田,一下雨,山上的黄水(连泥带水)冲下来,泄在山下川道的稻田里。老百姓赶紧拿上盆,一盆一盆把稻田里的泥水往外舀,试图保住本就收不了多少粮食的口粮田。赶上好年景,山上的耕地一年也仅能收获100来斤粮。

还有漫山遍野的山羊。人们这样形容山羊对生态的破坏:嘴是一把剪,蹄是四把铲。山羊不仅吃草和树叶,还用蹄子把草根也刨出来吃掉、把树皮啃光。侯秀珍说,农民们年年倒山种地、漫山放牧,以牺牲生态为代价维持生计。最终山扛不了风,地保不住水。就如信天游所唱,“开一片片荒地脱一层层皮,下一场大雨流一回回泥,累死累活饿肚皮”。

资料显示,20世纪末,延安水土流失面积高达2.88万平方公里,每年流入黄河的泥沙量达2.58亿吨,约占入黄泥沙总量的六分之一。联合国粮农组织专家来延安考察后断言:这里不具备人类生存居住的基本条件。

拼执着,大地由黄变绿

曾几何时,“荒凉与贫穷”成为老区延安的代名词。萧索荒山、漫天风沙,成为这里挥之不去的“黄色哀愁”。林业专家认为,黄土高原土质疏松,许多地方并不适合种粮食,特别是陡坡地,开荒种粮极易导致水土流失,大大减弱了农业生产力。

1997年8月,中共中央发出了“再造一个山川秀美的西北地区”的伟大号召。两年后国务院提出“退耕还林(草),封山绿化,个体承包,以粮代赈”16字方针,要求延安“变兄妹开荒为兄妹造林”。这为延安加快生态环境建设、实现可持续发展指明了方向。

随后,延安市委、市政府积极响应党中央、国务院号召,组织干部群众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大规模退耕还林。20年来,延安人以执着的延安精神,在世界水土流失最严重的黄土地上植树造林,在这片红色圣地掀起了一场增绿扩绿的“绿色革命”。

在吴起县全国退耕还林展览馆墙上有这样一句话:封山禁牧从吴起开始,退耕还林从延安走向全国。吴起林业局副局长刘广亮告诉记者,1998年,吴起县革命性地封山禁牧之路启程破冰。人均留足2亩口粮田,吴起一次性将155.5万亩坡耕地全部退耕还林还草,成为全国退耕还林中封得最早、退得最快、退耕面积最大的县。也就是从这一年起,退耕还林在全国推开。

国家实施退耕还林工程20年来,延安坚持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实现由“黄”到“绿”、由绿变美、由美而富的深刻变革,创造了黄土高原上的绿色奇迹,走上了一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绿色发展道路。

山变绿了。截至2018年,延安共完成退耕还林面积1077.46万亩。退耕还林使延安的森林资源规模不断扩大,林地面积达4473.61万亩,森林覆盖率由33.5%增加到52.5%,植被覆盖度由46%提高到81.3%,分别较退耕前增加了19个百分点和35个百分点。

将2000年以后逐年卫星遥感图进行对比,可以清晰地看到,延安实施退耕还林区域的颜色明显变绿变深,植被覆盖度上升趋势尤为显著,在实现“全域绿”的同时,还将陕西绿色版图向北推移了400多公里。用延安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柯昌万的话说,“遥感图上的延安,就像一枚绿色邮票镶嵌在了黄土高原上。”

生态好了。延安市副市长张强用一组数据来印证延安20年的生态变化:年入黄河泥沙由治理前的每年2.58亿吨降为0.31亿吨,降幅达88%,土壤侵蚀模数由每年每平方公里9000吨降为1077吨,降幅为88%。“一碗水,半碗沙”成为历史。

山绿了,水清了,小动物们回家了。野鸳鸯、环颈雉等候鸟们回归了;原麝、黑鹳、金钱豹等多年不见的野生动物重现山林间;红腹锦鸡、黄喉貂、野猪等动物也回来了,包括在富县子午岭发现的最大华北豹野生种群,都纷纷到黄土高原上安家筑巢,繁衍生息。

生态效益显现。统计显示,2018年,全市退耕还林生态效益价值总量达218.8亿元,其中水源涵养能力达到6亿立方米,仅涵养水源一项的生态效益价值量就达53.21亿元。

气象资料显示,退耕还林后,延安的年降雨量由300多毫米增加到550毫米以上,沙尘天气明显减少,城区“优良”天数达到315天。在记者实地采访期间,雨水一路相随。这里早已不再是黄沙肆虐之地,湿气氤氲,反而更像陕北的“小江南”。延安创造了山川大地由黄变绿的历史奇迹。

讲实际,解决“吃饭”问题

“种树能当饭吃吗?”“土地是老百姓的命根子,突然地不让种、羊也不让放了,以后生活咋过?”退耕还林之初,很多老百姓不理解,封山禁牧遭遇很大阻力。

“不彻底改变广种薄收的面貌,要让农民致富是不可能的。”南沟村原党支部书记闫志雄回忆说,为了解决老百姓穿衣吃饭问题,当时县委书记郝飙大胆提出了封山禁牧、退耕还林,整治土地,建设高标准农田的工作思路。有村民想不通,到县里找郝书记理论。郝飙书记对他说:“你不要跟我嚷,咱俩算算账,你算过我我听你的,你算不过我你就听我的。我的高效农业一亩地能打1000斤粮,你种十亩地不如我一亩地收成多,还要吃很多苦,你算算哪个好。”

半年后,当政府兑现承诺,按照退耕还林和补偿标准,把钱粮补助交到村民手上时,乡亲们笑了,积极性一下被调动起来,开始大面积退耕地栽树。

退耕还林工程是国家在延安投资最大、实施期限最长、覆盖面最广、群众得实惠最多的生态建设项目,延安80%以上的农民通过退耕还林补助款直接受益,共涉及28.6万农户、124.8万农村人口。截至2018年,退耕户户均获得补助3.9万元,人均9038元。

退耕还林带来的变化不止是绿水青山,在扭转了延安生态环境的同时,改变了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广种薄收难温饱”的生活状况,催生了新的“生态经济”。退耕还林后,农村大量剩余劳动力开始向二三产业转移,农业产业结构和农村经济结构得到快速调整。

吴起县南沟村凭借这些年退耕还林再造的青山、绿水、窑洞、花田等山水林田湖秀美风景,发展起了乡村旅游业。景区开业仅半年,收入就达到100多万元,作为景区股民,每个村民都是受益者。“今年村上分红最多的一户分得了1万多元。”闫志雄自豪地说。

南泥湾近几年精心打造了“生态经济”,让春花、秋叶、稻田、鱼塘形成了四季不断的美景,让“绿色”与“红色”旅游相映成辉。“目前南泥湾农民新增收入中的10%至15%都来自生态产业。”南泥湾林场场长温润泉表示。

退耕还林,国家得绿农民得利。宝塔、安塞的山地苹果,延长、宜川的花椒,延川的红枣,黄龙的板栗、核桃,已经成为延安农民增收致富的支柱产业和退耕群众重要的收入来源。张强告诉记者,20年来,在主导产业支撑下,延安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退耕前的1356元提高到2018年的11525元,其中农民收入的一半以上来自苹果产业。延安林业总产值也由退耕前的1.7亿元增加到130多亿元。

退耕还林赋予了“白羊肚手巾和窑洞”新的内涵。延安人从千万亩林海中,走上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徐红)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