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 | 秋山净
2021-11-23 13:52:54

◇桑飞月

辛丑秋暖,桂花霜降才开,大家都称它为迟桂花。

一说到迟桂花,我的朋友们就会想起郁达夫的那篇著名小说《迟桂花》,顺便聊一聊。这小说,我有一本,每年桂花开时,都会拿出来翻翻,仿佛一种习俗。

《迟桂花》是以西湖边的翁家山村为背景所写的一个故事。出身于书香门第的翁则生在日本留学期间患了病,不得不辍学回家。身体康复后,他做了一名小学教师,为使母亲心安,他决定结婚。在下山买婚礼用品时,看到了朋友老郁的作品,想起了十多年前的很多往事,他便写信邀请他来。在翁家山,老郁遇到了活泼开朗的翁家山妹子翁莲,心灵得到了净化……在迟桂花的香甜里读《迟桂花》,别有一番意味,如若再去翁家山走走呢……

这样一想,我不禁有点儿兴奋,决定立即动身。翁家山距赏桂胜地满觉陇不远,从下满觉陇沿山路再向上走一公里多就到了。相比满觉陇热闹的桂市,这段山路显得非常幽静,周围都是高大的乔木。因是暮秋,树叶和山果正在掉落,耳边不时有簌簌声擦过。

图 | 视觉中国

突然,“啪”地一下,我的脑袋被准确无误地砸中。抬头看看,所有的树木都一脸不关我事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到底是谁在高空抛物。再看地面,竟有很多类似锥栗的坚果。栗、橡、榛、栎……都结坚果,我一直分不清它们,只好抓了几个“嫌疑犯”,塞进了包中。

到翁家山村后,我转了转,就下山了。翁家山村至今仍是一个安静的山村,村口有一大片高大的桂子林,开满了桂花,香气四溢。村中人种龙井茶,走在村里,会有村民叫你去他们家喝茶。

下山途中,竟看到一位先生在路边捡坚果,捡的就是之前砸我头的那种。有阿姨上前问他,他就解释:“这个嘛,可以吃的,回家放在烤箱里烘一烘。”听他一说,那位阿姨立马也去捡了。见他那么熟识这果子,我便上前打听它们的名字。“这是橡树的一种,可以叫它橡子、橡栗。我们老家人都叫它麻栎子。”他认真地介绍着。

“有什么用途吗?”“可以吃,但是不要生吃,生吃很苦,要放在烤箱里烘一烘,或者晒一晒,晒干。另外,在它后面插根火柴,可以当陀螺玩。你要吗?要的话我可以把我捡的都送给你。”他笑眯眯的样子,有点儿亲切,像我的一位朋友。“谢谢,不用了。我也捡的有。”我笑着谢过他,就兀自向前走去了。

兜兜转转,至一个弯道旁时,感觉有人向我走来。定眼一看,仍是那位先生,而且,他还仍捧着那一堆麻栎子,手像被粘住了似的。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问我:“你的包,还装得下吗?装得下的话,这些你带回去吧?”他没有包,而且很显然,他也舍不得丢。那些麻栎子里,存储着他的童年。

看来,我只好收下了。

“回家用烤箱烘一下,很好吃的。小时候,秋风一吹,我们就跑出来捡。啊,那个,我不能全部给你,我还得留几个……”这人,够帅气,但也够啰嗦,像一个想送人玩具又舍不得的小孩子。

我常在野外行走,而像他这样有趣的人,也并不是第一次遇到。山野、河边、森林……这些有着原始气息的地方,仿佛我们的原乡,身在其中,心不由自主地就会得到净化,变得像一个从前的孩子,没有私心杂念,只有纯真与美好。《迟桂花》中,净化老郁心灵的,除了翁莲,估计还有那满山的静气。

回来后,我照那位先生交代的,将麻栎果放在烤箱里烤,不多久,屋子里便到处是香味儿。烤熟后尝了尝,很香,口感像板栗,但多少还是有点涩,苦味倒是没有了。在品味这些麻栎果时,我不禁有点儿感动,感动于一个陌生人,他把他曾经的山中童年味道分享给了我。这味道,对人亦是一种洗礼。

(原创文章,请勿转载)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