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 | 雪原上的新年
2023-01-19 16:10:41

看天气预报,过年这段时间,我的娘家——呼伦贝尔雪原上的温度,每天都在零下20度左右,算是温暖的好天气。想想,或许是上天怜惜雪原上需要在过年期间走亲访友的人们,也或许是火神在天上给人间说了好话,才会将温暖的阳光赐予大地。

雪原上的人们信奉上天的力量,同时尊重猫狗这样弱小的生命,相信动物虽不能言语,却能够代替人类向苍天传递希冀。所以不管它们做过什么,人们都能给予原谅和宽容。就像这两天我和阿妈、弟媳凤霞、弟弟贺什格图四个人,好不容易包了一大袋牛肉水饺,放到门口冰冻的时候,常来和花花嬉戏的邻家大狗,竟给一口气全吃光了!我顿时觉得郁闷,躺倒在炕上气呼呼地说:我们的辛苦全让狗吃了!阿妈却哈哈笑个不停,好像这是一件给她今年的最后一天,带来莫大乐趣的事。

一年中的最后一天,牛吃完了干草,排队到雪原上溜达。蓝天下倏地飞过一只不知名的大鸟,成群的羊聚在太阳下,百无聊赖地说着闲话。负重前行的爬犁,在雪原上溅开洁白的浪花。此时此刻的城市里,超市关门,店铺歇业,小贩们不再劳作,全都打烊回家,而雪原上的人们,却不能将动物们弃之不顾,就算过年,每天还要用铡刀切碎干草,忙着喂饲牛羊。

不过,互相串门的人,还是带来了浓郁的年的气息。镇上两个女人拿着手电筒,走了四十多分钟的夜路,来给阿爸阿妈拜年。不过她们此行的目的,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就是看望阿妈家刚刚过门的儿媳妇凤霞,以及千里迢迢从呼和浩特赶来的我。我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见见她们,阿妈就打开了我房间的门,将她们让到了我的炕上。其中一个面容白净的女人,很热情地用蹩脚的汉语告诉我说,她的儿媳妇也是汉族。而另外一个黑瘦的女人,则问我是否习惯这里的寒冷,又问能否听得懂蒙语。我立刻“炫耀”道,我会说好几句话了呢,比如吃饭是“吧嗒伊德”,喝茶是“奥沏奥”,在做什么是“压基”。大概是我说得太蹩脚了,满屋子的人都笑弯了腰。而气氛也立刻融洽起来,旺旺的,像火墙里穿行的通红的火。

这一天,是我看到的草原小镇最明亮的日子。我跑出去看整个镇上炸响的鞭炮,瑟瑟发抖地在被照亮的雪地里看了一会,就穿过寒气,猫一样嗖地钻进屋子,恰好跟开门的阿妈撞了个满怀,她哈哈笑着将我拉进房间,又帮我扑打干净身上的冷气。其实我很想告诉阿妈,我已经不太惧怕雪原上的寒冷了。

我不能熬夜,一点多的时候,便关灯睡去。凤霞进来,又帮我打开灯,笑着说,今天除夕,房间里不准关灯呢。一向没有开灯睡觉习惯的我,这一夜,却睡得很香很沉。

作者:安宁

来源:扬子晚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