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斯·格吕克诗歌四首
2023-11-29 15:58:15

马永波译

在傍晚的开始,就像现在,一个男人

正弯身在他的写字桌上。

缓慢地他抬起他的头;一个女人

出现,携带着玫瑰。

她的脸浮向镜子的表面,

装饰着玫瑰花茎的绿色梯级。


这是受苦的

一种方式:把透明的纸页常常

举到窗户上直到它的脉络显现出来

像最终用墨水填满的词语。


而我指的是去理解

什么把它们缚在一起

或者去被黄昏牢牢控制的灰房子


因为我必须进入它们的生活:

这是春天,梨树

覆盖着一层细弱的,白花的薄膜。


苹果树


你的儿子他小小智慧的身体

压着我。


我站在他带围栏的小床旁

好像在另一个梦里

你站在挂着

果子被咬过的苹果树中间

伸出你的手臂

我没有移动而是看着风

分开彩色的玻璃,最后

我把他举到窗边说

看你创造了什么

并数出刀削般的肋骨,

心在它蓝色的茎上

仿佛来自树林黑暗流出来:

在黑暗的屋中你的儿子睡着。

墙是绿的,墙

整洁而寂静。

我等着去看他将如何离开我。

地图已经出现在他手上

好像你把它刻在那里,

死寂的田野,女人们呆立在河边。


白百合

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在彼此之间创造了一座花园

仿佛一张星星的床,在这里

他们留连在夏日的黄昏

而黄昏因为他们的恐惧

而变得寒冷:它

可以彻底终结,它有能力

摧毁一切。一切,一切

都可能失去,穿过芳香的空气

狭长的列柱徒劳地升起,远处

翻腾着一片罂粟的海洋——


嘘,亲爱的,我不在乎

有多少个夏天我会活着返回:

我们进入的这个夏天将会永恒

我感觉你的双手

在埋葬我,为了释放它的荣光。


这是我的黑衣

现在我觉得最好还是谁也不爱

胜过了爱你。这是我的黑衣,

疲惫的睡袍和许多地方磨损的长袍。

为什么它们应该毫无用处地悬挂,

仿佛我要一丝不挂?你曾经喜欢我

穿黑衣;我把这些东西给你当礼物。

你会想要用嘴去触碰它们,用手指

穿过轻薄的贴身内衣,而我

在我的新生活中将不再需要它们。

路易斯·格吕克


(路易斯·格吕克,1943.4.22-2023.10.13),美国女诗人,2020年诺奖得主,2023年10月13日因癌症去世。

特别声明:本文为扬子晚报新媒体平台“紫牛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个人或机构观点,与紫牛号立场或观点无关。紫牛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如因文章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扬子晚报法务部。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