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 | 春晚“锦鲤”华宵一:追随内心那束光,犹如鱼跃龙门
2024-02-22 18:03:41

舞蹈演员化身锦鲤,用灵动和兼具时代感与科技感的舞蹈为全国观众送上新年祝福。在龙年央视春晚的舞台上,由著名舞蹈家、国家一级演员华宵一领衔出演的舞蹈节目《锦鲤》惊艳亮相,“游”进了观众的心里。专访中,华宵一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表示,这一路幻化为锦鲤的过程,值得自己一生去回味。

首登春晚,11位舞者带来全新体验

“用锦鲤这支舞蹈在春晚的舞台上跟大家见面,我是非常开心的,很兴奋,也很激动,紧张的情绪幻化在平时的训练中。”首次登上央视春晚的华宵一表示,很荣幸能遇到一个好作品,给大家带去祝福。“我也很喜欢这支舞蹈。锦鲤,寓意鱼跃龙门、好运连连,与今年的主题非常契合。这样一个不同的舞蹈形式对于我来讲是一种突破,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锦鲤》由北京舞蹈学院2020级校友汤成龙导演,北舞青年舞团演员华宵一携手北舞中国古典舞系2023级10位学生精彩呈现。舞者巧借威亚加弹簧绳展现别样东方美,通过优美的舞姿和精湛的舞技,展现了锦鲤在水中自由游弋的美丽画面。优美灵动的舞蹈,充满科技感的舞台展现,获得海内外观众的一致好评。

突破常规空间想象,在舞蹈创作中首次采用全威亚的形式,结合弹簧绳,让舞蹈演员在舞台上如同真实的锦鲤一般在水里自由自在地游弋,灵动而自在。华宵一告诉记者,“科技融入舞蹈作品,相得益彰,诠释了另一个维度的美。威亚的使用不是简单的几分钟或者几个动作,而是贯穿整个舞蹈。”

节目播出后,获得了海内外观众的喜爱。华宵一松了口气,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没有白费。“那天跳完下来之后,我们都哭了,很珍惜彼此这一段时间在一起工作的日子,虽然苦,但是果子是甜的。”她还表示,11个人在台上,其实背后可能是110个人的努力,很多老师和工作人员,也付出了非常非常多。

和北京舞蹈学院的10名大一新生合作,华宵一坦承,自己这个大师姐压力很大。“怎么去做好这只头鱼,闲下来就会反复看录像,看不同种类的锦鲤,对着镜子练,让自己能够更灵动,让身体有所控制。有小妹妹跟我说,姐姐我害怕,我就说不怕,我们就是锦鲤本鲤,要相信自己的角色,就不会有那么多杂念。”

需要克服的困难太多,唯有一个字“练”

“春晚的舞台非常苛刻,容错率更低,每次我跳完,觉得像跑完了一场马拉松一样。”在春晚的舞台上演绎舞蹈《锦鲤》,不仅需要克服身体的挑战,舞蹈演员们还要经历创作上的考验。

大家看到的行云流水的舞台动作,其背后是从无到有的过程,要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去试。“常见的威亚是两根,在胯部的两边,我们是在后腰上面一根,整个人在空中没办法控制方向,这给排练带来了很大工作量。每个演员的重量、高度都不一样,因此威亚的调配都不一样。而每改一个动作,就需要跟威亚老师更改调配的重量、时间,这个过程既漫长又磨人。”华宵一透露,“从去年11月份开始,历时三个月时间,每天8到12小时吊着,生理上带来很大考验。虽然平时排练戴了护具,但身体还是吃不消的,但我们希望带来新意,中间的付出是必不可少的。”

“穿威亚衣是很疼的,从腰带到胯部两根底带都要非常紧,以保证安全,腿部也被威亚勒得合不拢。时间一长,勒得腰椎、髋关节和胯特别疼,排练的过程感觉腰都要断了。喝水多了上厕所也不方便。” 这还不算最难受的,“每次大头朝下,头感觉要裂开了,疼到回到家里洗完澡躺在床上的时候还感觉像是穿着威亚衣头朝下。”

因为左脚脚后跟有骨刺,吊起来的时候也特别遭罪。华宵一受伤不只一次,“跟威亚的配合有时间差,两秒之差,弹力绳给的空间不够,我左肩就杵到了地上。拍了CT,还好骨头没事,坚持做针灸和按摩,没有影响除夕夜的表演。一不小心左手中指还杵到了,到现在还没有康复,无法发力。”

三米长裙看来飘逸,对舞者实则牵绊不小。“有时候我们会被绊倒,会踩到裙子,腿都伸不出来,会影响我们往前跑。但在空中要很飘逸,像真正的鱼尾和鱼鳍的感觉,必须要有这样的服装去加持完成角色,所以只能用练习去克服。”华宵一说,每跳一遍,都能听到裙子嘎吱嘎吱裂开的声音,脚还会伸到裂的洞里边,天天跳完就是缝裙子。

需要克服的困难太多,唯有一个字“练”。“舞台艺术和舞蹈来不得半点虚假的东西,走不了捷径。”华宵一说,“跳舞这么辛苦,这么孤独,私下也会哭,但这一路有这么多人看到了你的努力,他们会为你的作品而去流泪的时候,我又有动力了。”

用尽生命每一刻,才得到一生

曾经她亮相热门舞蹈综艺《舞蹈风暴2》舞台,一曲《长相思》,如鹤翩然,如玉温润,技巧无可挑剔,气韵更是动人。作为古典舞者,她年少成名,在国内最权威的舞蹈比赛“桃李杯”上,以《罗敷行》和《点绛唇》惊艳评委,两次斩获一等奖。这两支独舞也成为古典舞艺考生的教科书级范本。此后,她在许多重要舞剧中出演女一号,又凭借《红旗》《等》《觉》多次获得中国舞蹈“荷花奖”奖项。

去年在第十三届中国舞蹈“荷花奖”中,她凭借《觉》再次拿到荷花奖。早就成了“古典舞教科书”,为什么还继续活跃于比赛?“我从小是受传统文化的熏陶和影响长大的,经历过这么多年,我想再做不一样的,这是我当下对于古典舞,对于自我,对于女性理解的一种表达,是我内在的一种情怀。不论结果怎么样,我想在这样的舞台上表达最真实的感受,想把那么多的成长经历放在这个作品里,所以我就鼓起勇气去参赛啦。”

问华宵一最喜欢自己演绎的哪个形象,她说,其实很难说最喜欢,但是通过作品《觉》看到了自己的另一种美感,也让大家看到了女性身上的内在力量,不仅是可以优美,也有内在深沉的那份刚柔并济。

领衔主演并担任制作人的舞蹈剧场《一刻》首演成功之后,华宵一因怀孕生子离开舞台。对于女舞者来说,孕育新生命是对职业生涯的一次巨大挑战,生理机能上的改变无法避免。明显感觉柔韧度不如以前,背往后倾一点儿就是剧痛,更不用说下腰……2018年生完孩子后,华宵一度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陌生。“古典舞需要一些身体极限性的表演,在某一刻作为大招画龙点睛,这是舞种的需求,当时其实挺受打击的。”华宵一为此哭了很多次。再去看舞剧,特别怕别人认出来,特别怕有人说“华宵一可能不跳了”。

没有捷径可走,就每天在练功房里练习,咬牙忍痛,让瑜伽老师“一点点掰”。华宵一回忆, “可能有的动作以前做得更好,有些东西就是不可逆的。但面对不可逆的一些事情,你才会看到一个新的自己,才会找到一种新的方式。真的‘失去’过,才知道那个东西到底是职业,还是追求,现在我觉得,舞蹈是我的信仰。”

2023年,舞蹈剧场《一刻》再度登陆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作为古典舞的领军人物,华宵一在这部心血之作中挑战个人极限,选择了现代舞这一形式来表达自己想诠释的内容。《一刻》包含《眺》《未完》《悬》《山丘》《独自起舞》《滑》这6个作品,希望表达“用尽生命每一刻,才得到一生”的主题。

“人的一生很短暂,如何过好自己的一生,就是用尽生命的每一刻换得一生。我觉得我跳的和我表达的虽然是个人的,但其实也是万千中的每一个人。”在华宵一看来,美好的东西,不论是现代舞还是当代舞,还是古典舞,它都能够给人非常强的共鸣。

《锦鲤》的意象贯穿生命体验。“每一个生命的个体都犹如鱼跃龙门一样,在不同时期,不同人生经历的时刻,有沉入谷底,也有鱼跃龙门,每一步都不白走。抗拒生理上的障碍在不断去做斗争,其实有时候也想过放弃。不论是成为一位母亲,还是孕育生命,再回到舞台,一如既往地去追随内心那束光,这个过程应该就是我自己的鱼跃龙门的过程吧。”

快问快答

Z=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楠

H=华宵一

Z:新的一年有什么生活和工作展望?

H:先休息一下,威亚对身体消耗蛮大的,也会花更多的时间陪陪家人,一起去分享这段时间的工作生活经历。家里人其实也觉得我很辛苦,他们也非常支持我。工作方面,我做了一个艺术空间,希望在这个空间里可以结识到越来越多的好朋友,老朋友能够长聚于此,一起分享关于专业或者生活,或者是一些天马行空的想法。也会有新的作品带给大家。有时候未来的日子不可想象,我觉得未来会有惊喜在等着我,我会做好每一天的自己,去迎接每一天的生活。

Z:为何选择一直深耕舞台舞蹈?

H:不论是舞剧,舞蹈剧场,现代舞,古典舞,当代舞,或者说是我自己喜欢的街舞,我都有去做并且也仍然在做,我觉得一个优秀的演员,或者说是我内心当中的一个优秀的好的舞蹈演员,身体和思想应该是包罗万象的,是包容的,像海绵一样去吸收,不要给自己特别多的界定。我觉得我也是演员,只是我们镜头表现的方式不一样,舞者同样是需要有表现力的,不说话的艺术要做到打动人心,其实我觉得也是很有难度的。至于演戏的演员,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找到我,我也很想去体验。

Z:作为舞者,有什么健身习惯和兴趣爱好?

H:我每天都喜欢运动啊,健身啊,不同的运动方式,也会练功。从专业角度来讲,舞蹈其实是很损耗身体的,所以我会用科学的方式,比如说禅柔,普拉提,瑜伽等这些方式让我的肌肉骨骼、血氧、韧带得到科学性地康复,这种机能的增强和保持,能够帮助我的职业生涯和我身体的表现能力。

运动会让人快乐,流汗,也会对皮肤比较好,并且我是一个比较爱吃的人。没有特别强大的工作量的时候,我就需要运动来帮我消耗。也有跟大家同样的困扰,担心吃多了会发胖。我比较侧重普拉提等力量训练,当然有的时候也会跑步,增强自己的耐力。我们长时间在一种状态的时候,你需要用另外一种方式,来让身体达到平衡。

文 |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楠

图片和部分视频素材由受访者提供

视频剪辑 | 唐嘉钰

面对面系列产品,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摘编

校对 徐珩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