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 | 乡音难去
2024-05-16 15:27:23

初到宿舍,大家一开口,我就为自己的普通话水平感到自豪。

两位南方室友,一位nl不分,一位平舌音卷舌音不分,虽说是普通话,可实在和新闻联播中的普通话相去甚远。河南舍友说话语速很快,其中总是会夹杂着几个具有地方特色的词汇。东北舍友们更是张口自带一股大米查子味。

只有我,方言和普通话切换自如,两种语言之间泾渭分明,没有一点混淆。这种自信一直持续到了报考普通话考试的时候。

图源:视觉中国

在宿舍,舍友讨论起普通话考试的事情。两位南方室友和河南室友商量着要不要在考前突击一下,东北舍友对自己的普通话颇有信心:“普通话考试还准备什么?我普通话这么标准。”我一边放下书包,开始“阴阳怪气”:“我寻思我说话也妹有口音啊。”宿舍里面笑成一团。

河南舍友突然转头问我:“你要怎么准备呀?”置身事外的我没想到会被问这个问题:“啊?我还需要准备呀?”东北舍友夸张地学着我说话:“啊?你该不会觉得自己普通话很标准吧?”难道不是吗?我疑惑地看向其他人。她们只是笑,然后笑声越来越大。还是河南舍友比较好心:“你前后鼻音不太分,我们一直觉得你有鼻炎。”我突然想起我的前后鼻音确实分得不太清楚:“我以为汉语发音就是前后鼻音没什么大区别来着。”宿舍里又爆发出笑声来,我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一个宿舍六个人凑不出来一个发音标准的人,这下一起准备考试吧。”

这次交流过后,我开始不自觉地观察大家说话的样子,然后毫不意外地发现大多数人都或多或少带着家乡的腔调。就连视频中妆容精致的女子,也会开口说出似乎与外表毫不相干的方言。我的家乡把方言叫做土话,原来家乡的土话和家乡的土壤一样,在我们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深深地渗进了我们的骨肉里。楼宇和楼宇之间没有太大的差别,故乡月和他乡月也并无不同。可是未改的乡音会轻轻提醒我们的来处。金昱霖

校对 李海慧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