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眼纪实 | 追江豚的人
2024-05-16 15:37:32

【编者按】华夏大地上,蜿蜒奔流的长江横贯东西,孕育出灿烂的中华文明。“一江碧水浩荡东流,人民群众幸福安康,中华民族永续发展”——这是习近平总书记用最深沉的情怀擘画出的至美图景。为把长江文化保护好、传承好、弘扬好,在江苏省委网信办指导下,扬子晚报网/紫牛新闻将推出“美丽新时代 诗话新长江”融媒体行动。江豚,长江中的小精灵,就让她,为这个行动“揭幕”吧。


在5月22日国际生物多样性日即将来临之际,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专访了南京江豚水生生物保护协会常务副会长、专职秘书长姜盟。天下着濛濛细雨,姜盟刚刚结束了协会的一个内部会议匆匆赶来,“我们这个协会没有节假日的,一年到头都在忙呢”。

南京江豚水生生物保护协会前身是南京江豚保护协会。2014年,姜盟和志趣相投的人一同发起了南京江豚保护协会,并于2015年7月正式注册成立,为南京市首个经民政注册的野生动物保护领域社会团体。走路带风、语速很快的姜盟告诉记者,现在全国各地都在保护江豚和生物多样性,自己只是无数江豚守护者中的一员。

辞去稳定工作转向全职公益追江豚

“我不是疯了,而是这件事值得我去干”

“看,江猪子!”随着五月气温持续回暖,南京的江豚进入活跃期。这种圆滚滚、憨态可掬的可爱动物——江豚,在南京长江江段,时不时就能看见。

但在十多年前,长江干流的江豚数量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近三千头锐减到五百余头,这一物种徘徊在灭绝的边缘。江豚种群的恢复得益于近十年来长江生态环境不断向好,这其中,姜盟和他创立的南京江豚水生生物保护协会起到了很大作用。

姜盟微胖,看上去很随和。但其实,他有“一根筋”认死理的时候。那还是在他当南京电视台记者期间,突然铁了心要辞职,去做保护江豚的事儿。父母大吃一惊,坚决不同意,觉得他“发神经病”。姜盟不管,一意孤行。

就这样,在守护“江猪子”这条路上,他跋涉了十年。

回想走上这条路的由来,姜盟觉得与生俱来,或者说“命中注定”。“我从小就很喜欢野生动物,最爱看的书是《10万个为什么》,因为我在城市里长大,有点自然缺失症。”对他而言,江豚就像生活在江中的邻居和好朋友。“小时候在南京,坐船过江,遇到过江豚就在船边遨游,它们露出浑圆的脑袋,一弯上扬的嘴角,可爱极了!”

在南京电视台工作期间,他发现“经济在高速发展的时候,生态出现了大问题,比如说我上初中时,课本上写的是大熊猫、白鱀豚,学科都要学,考试都要考,但白鱀豚06年就没有了灭绝了,我们再也没有机会看到活的了。课本里每天看到、考试要考的这么一个东西,它灭绝了,我震动非常大”。当时他非常着急,也不知道能做什么。后来在工作中发现,还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2021年,姜盟辞去了原本稳定的工作,决心全力投入到江豚保护工作当中。

“头几年是特别痛苦的,我们不是行业协会,是公益性协会,没有资金支持很难开展工作,头几年完全就靠着一腔热血在弄。”协会成立的前几年,姜盟又出钱又出力,带领团队对南京市保护江豚和水生生物献计献策。

在姜盟看来,他的工作是非常有价值的,“为什么我要做这个事?首先我个人很喜欢这个动物,另一个很重要的出发点是:江豚是长江环境大保护的代表性物种,具有重要意义,南京的江豚资源也比较好,做这个事对南京、对我们国家都具有特别的意义。”长江江豚分布于长江干流,不是南京的特有物种,但是最为特别的是——南京是唯一一个能在城区里看见极度濒危物种江豚的大城市。南京有十多个比较容易看见江豚的“打卡点”,基本都在主城区的沿江地段,交通便利,市民们江边散步就可能看见江豚鱼跃还真不是天方夜谭。“我们到国外交流,说在我们国家大城市的主城区里能看到极度濒危物种,好多人都觉得你胡说八道,主城区市中心就能看到的话怎么还是极度濒危物种呢?但南京真的就是这样。”

“在南京保护江豚的意义比在远离人烟的郊野意义更大。一方面是这里本来就是江豚一直以来的栖息地,另一方面你也能看到这些年来由于多方保护得当,江豚种群数量稳定上升,南京可以成为一个探索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样本城市。”

南京江豚保护协会供图


江豚是南京生态保护的对外名片

“可以作为濒危物种保护案例,推广到全世界”

在研究过程中,姜盟团队发现江豚跟南京这个城市很有缘,“江豚祖祖辈辈生活在我们面前的水域里,它的世世代代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上万年前”,南京博物院有一个文物叫江豚型陶壶,1960年出土于江苏吴江梅堰遗址中,是良渚文化器物,距今4500年左右。可见4500多年前,江豚很常见。古代写江豚的诗文有800多首,韩愈写过江豚,康熙帝乾隆帝写过江豚,钱谦益写过江豚……1700多年前东晋的郭璞,写《江赋》写到江豚,“鱼则江豚海狶”。郭璞的墓就在玄武湖公园里,跟南京的历史渊源很大。“这个城市不保护江豚没有道理,江豚祖祖辈辈生活在这,是不是?”

江豚型陶壶


这几年来,除了致力于长江江豚和水生动物的保护外,姜盟也经常出国做国际交流活动,“交流活动主要分成两个方面,一个是我们把南京江豚保护的故事和我们保护的经验带到国际上去,另一方面也是去看看,把外面的成功经验带回来。”姜盟表示,今年三月中旬,葡萄牙驻沪总领事夏思雅一行人来到南京,专程来到长江江豚城市公园观赏点,近距离观赏江豚,了解江豚保护情况,并与协会进行了交流,围绕着“南京长江江豚与葡萄牙海洋鲸类保护与可持续发展”主题展开了研讨,姜盟作为协会工作人员陪同参观,“当时他们告诉我说葡萄牙的里斯本是欧洲唯一一个城市里有海豚的,我说我们南京肯定是中国、甚至全世界上唯一一个城市里有江豚的,我觉得江豚是南京生态环境保护的一张对外名片,起到了桥梁的作用。”

接待夏思雅一行


这一次长江江豚公园之行给葡萄牙驻沪总领事一行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跟我说,在这里看到江里有江豚,天上有黑鸢,很多野生动物在主城区,路边市民们在唱歌跳舞抖空竹,这种人与自然共处的状态非常祥和,没想到中国还有这样的地方,我认为把这样的胜景永远地保持下去,让越来越多人感受,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现下协会正计划与葡萄牙里斯本共建一个生物多样性保护交流的项目,“葡萄牙那边的工作人员已经过来考察过了,我们也计划去葡萄牙考察。这是我们目前一项重要工作,充分打好南京江豚保护这张牌,把它作为一个名片,一个濒危物种保护的案例,推广到全世界去。”

除了葡萄牙,该协会还和多个国家有学术交流。不久前协会成员刚刚去马来西亚做保护交流,现在也正在探索两地的实践基地共建项目。去年姜盟还前往非洲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到了猎豹研究中心交流学习,姜盟带去了江豚的周边文创赠送给猎豹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之前他们都不知道我们有江豚,也不知道我们花了这么大的劲儿来保护江豚,我跟他们讲了之后,他们都很佩服我们政府能下力气做这样的事。”

追江豚的路,还有很长

“我把青春奉献给江豚,无怨无悔”

相较于数十年前,如今人们大多已经知道长江里有江豚这么一个濒危物种需要保护,从一无所知到知道了一点儿,是协会和社会各界数十年来坚持不懈的科普、宣传的结果,但在姜盟看来,如今大家对于江豚的了解还是远远不够的。

姜盟自己在做一个科普江豚知识的视频号,“你光看这个视频号下的评论都能知道现在社会大众对于江豚的了解是多么的匮乏”。还有人在困惑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这么多精力“救鱼”;有的人说弄个池子养起来不就行了?还有人根本不知道江豚是哺乳动物,奇怪为什么救治会放在担架上。在科普进校园活动中,学生们大多知道江豚,但对江豚的习性知之甚少,在社会上也有以保护江豚为宣传点的活动,但闹笑话的也不少,明明是宣传江豚保护,但是图片用的却是海豚,“只能说很多人对于保护江豚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大概念,但是为什么要保护,如何保护,却一无所知。”

实际上,江豚种群能否健康繁衍,禁止捕捞、减少人类活动对江豚的干扰是一方面,长江水域能否保证物种的多样性也非常重要。江豚以小型鱼类为食,只有数量多了,种类丰富了,才能支持江豚种群的繁衍,这也就意味着这些小型鱼类也需要研究、保护,“但这些小型鱼类的科普知识都还没有展开,所以我们去年策划了一个关于生物多样性的主题宣讲活动,今年还想要扩展一下,把生物多样性科普的讲座向中小学生普及,向社会普及。除了江豚保护外,也涉及更多鱼类的保护,另外也想要引进一些高校的专家,培养一批有想法、有能力的学生,增强年轻一代对于水生动物多样性的保护意识。”

在今年的定点观测中,协会发现江豚的活动范围扩大了,比如三山矶水域,在古诗词中,三山矶一带曾经有江豚活动,但自协会成立以来从未观测到过,今年观测时,发现三山矶一带有江豚活动了,“相当于曾经它们被压缩在一个区域活动,现在水域干扰减少、鱼类变多,江豚又回到那里活动了,它们的活动范围扩大了。”看到江豚的生活越变越好,对于所有致力于江豚保护的人们来说,都是值得欣喜的变化。江豚保护这条路不好走,协会发展也面临着多种多样的困难和阻力,但姜盟表示自己从未后悔,“这是我的选择,我觉得我挺光荣的,我把我的青春奉献给江豚,我无怨无悔。”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沈昭 冯秋红

拍摄 | 陈金刚 剪辑 | 曾宏亮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