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万一张的天价国际机票从何而来?
2020-04-01 11:47:20

近日,民航局公布了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的通知,要求“一司一国一线、一周一班”,即国内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

记者发现,在夏秋航季(3月29日至5月2日),多条国际航线的机票在官方渠道和第三方平台均已显示售空,但机票代理人却号称他们仍有余票,并以数万元的价格进行售卖。

机票代理人是从哪里来的票?他们凭什么能拿到票?

记者注意到,近日,南航、国航以及东航等都针对机票代理人推出了系列措施。尤其是南航,处罚了近百家机票代理人,不仅屏蔽航信配置,甚至停止授权。

有票?无票?

多条直飞国际航线已售空

机票代理人却有票在高价售卖

3月29日,记者随机对悉尼-广州、纽约-上海、巴黎-上海等多条国际航线进行检索,但均显示:在近半个月内,该条航线的票已售空。

以巴黎-上海的航线为例,该航线由东方航空执飞,航班号为MU570。

在电话咨询时,东方航空的客服明确告知记者,从现在到5月2日,该航线的机票均已售空。而当天,某机票代理人却称,他们手上有该航线4月下旬的机票,现在票价在6万元左右。

为什么运营航线的航司没有票,而机票代理人手中却有票?

记者以旅客身份进行咨询时,东方航空的客服称,“东航这边是没有票了,代理的座位(票)是从哪里弄来的,我这边看不到。可能是代理之前自己压的座位(票)吧。”

从往年的情况来看,巴黎-上海的航线经济舱价格约在1万元左右,如有折扣通常价格会更低。而现在如通过机票代理人进行购买,价格已涨至6万元左右。

票从何来?

机票代理人“占座”

起飞前再退票?

此前,民航业内有观点指出:部分机票代理人用掌握的身份信息订票“占座”,待真正有需求的旅客来购票时,再取消“占座”订单,然后以高于航司后台票价的价格出售。

3月29日,记者问上述机票代理人,是否是以这样的方式“先占座、再倒卖”?

对方予以否认,并称,“这个是我们自己控制下来的,航空公司分给我们一些票,是现成的。”当问到具体是怎么控制下来的,对方却无法解释清楚。

记者注意到,有网友在微博上称回国的航班上有空座。

一边是市场上出现缺票、机票代理人推出“天价机票”的情况,而另一边,乘客们却发现回国航班并未载满人员。

有观点猜测,是因为机票代理人一直“占座”直到航班起飞前才进行退票处理,扰乱了市场秩序。

不过,记者注意到,民航局运输司相关负责人此前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为防止机上旅客过于密集,我们还要求各中外航空公司需保证抵离我国的航班客座率不得高于75%。(指国际航班)”

民航局运输司相关负责人还称,经测算,每天通过航空入境的旅客人数将由目前的2.5万人降到5000人左右。

在客座率不得超过75%的情况下,加之存在部分机票代理人疑似“占座”的情况,回国的航班变得越来越一票难求。

航司出手:

多家代理人虚占座位被处罚

重拳出击能消灭天价票吗?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机票代理人在民航市场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曾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过去航司80%-90%的机票都是靠代理人销售的,而随着技术的进步,航司也有了自己的官网和APP,以及如携程、去哪儿等第三方平台的崛起,机票代理逐渐没落,甚至寻求转型。

现在航司售卖机票几乎已无需依靠机票代理人,在此次疫情期间,对于部分机票代理人恶意加价的现象,航司也没有手软。

对机票代理人下手最果断的是南航。

3月27日,南航发布《南航对违规代理人的处罚公告》。公告中称,近期部分国际航班需求激增,少数代理人在航班上违规虚占大量座位,严重干扰旅客正常购票秩序。

对此,南航对涉及违规的93家代理进行了处罚,其中,对涉及违规订座的90家代理人屏蔽航信配置,对涉及违规使用集团客户运价的3家代理停止销售南航机票的授权。

而国航则是直接斩断了机票代理人的路。

网上流传出的一张截图显示,国航通知称,即日起至4月28日,暂停在全球各订座系统及境内OTA旗舰店发布国际、地区航班信息,旅客可通过直销渠道购买——这也意味着机票代理人暂时失去了国航的国际航线的代理权。

为求证此事,记者联系国航客服,对方称,“目前查询是的,建议您通过官方渠道购买”。

另外,记者从东方航空处获悉,近日东航也发布了《关于重申加强监管机票代理违规加价的通知》。

通知显示,东航严禁代理在销售客票时加价销售,以及以捆绑销售的形式篡改机票使用条件。如果发生恶意违规行为,东航将视情节严重情况,予以屏蔽定座系统、取消授权及终止销售合作处理。

三大航对于机票代理的加价行为,几乎都是重拳出击。未来,机票代理人还会有加价的空间吗?天价机票还会出现吗?

民航业受到疫情冲击,上市航空公司表现如何?

实际上,自疫情发生以来,民航业在国内航线和国际航线上的表现已经发生反转。

此前,国内多条航线停航,国际航线相对抗跌,效益下滑相对较小;但现在,国内包括湖北省在内的多条航线已经逐渐复航,逐步回暖,而国际航线在民航局的要求下已变为“一司一国一线、一周一班”。

记者根据南方航空和东方航空2018年的财报进行计算:两家航空公司全年的载客人次为2.61亿人次,净利润为56.92亿元——这也意味着他们在每位旅客每次的飞行中赚取21.81元。

在每天通过航空入境的旅客人数从2.5万人降至5000人以后,仅以此计算国际航线,航空公司平均每天大约损失43.62万元。

目前,民航局已经公布全行业在2月份的亏损,全行业亏损共245.9亿元,创下了单月亏损最大纪录。其中,航空公司亏损209.6亿元。

记者注意到,在各上市航空公司公布的2月主要运营数据中,大部分数据指标大幅下降。尤其是载客人数,由以往的千万级别下降至百万级别,2月的载客人数同比跌幅都超过了80%。

不过,记者从多家航司了解到,虽然各航司的国际航线都进行了调减,但国内的航线正在逐渐复航,其中也包括湖北省的部分航线。与此同时,航空公司们积极展开自救,推出包机等服务。

对于航空公司来说,它们对于经营性现金流存在高度依赖。而只要复飞,就会有现金流入账。

至于民航业什么时候能迎来曙光?

民航专家林智杰曾对记者分析称:“主要看两点,一是看疫情什么时候能控制在低水平,旅客什么时候能安心出门;二是看措施,看政府什么时候能取消14天隔离,如果一下飞机就隔离,大家肯定也是不出门的。”

在民航业出现国内和国外情况反转的3月,各航空公司的表现又会如何?它们3月的运营数据将在4月中旬发布,将持续密切关注。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