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势挂牌纳斯达克,达达集团上海敲钟:即时零售的机会有多大
2020-06-06 10:16:13

6月5日,达达集团在上海举行上市仪式。

6月5日,本地即时零售和配送公司达达集团(Nasdaq:DADA)在纳斯达克上市,成为中国赴美上市“即时零售第一股”。

此次IPO,达达发行价为16美元,如全额行使“绿鞋机制”,募资规模约在3.68亿美元。

达达集团业务由本地即时配送平台达达快送以及本地即时零售平台京东到家组成,目前尚未实现盈利,但亏损率正在缩窄。

达达集团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CEO蒯佳祺在6月5日发布的致员工信中说:“中国电商快速发展了20年,涌现了非常多优秀的企业,但加起来也只占到零售总额的20%,而80%依然发生在线下。”

蒯佳祺说:“即时零售,以及零售的本地电商化将是我们最大的历史机遇。”

“本地零售+即时配送”,叠加零售线上化的前景,这是达达要向华尔街讲述的故事。当天,达达以18.3美元开盘,较发行价高出14%。收盘报15.99美元,较发行价跌0.06%。

百分百全线上路演

在疫情的特殊时期,达达将上市仪式放在了上海举行。

“众所周知的原因,这次不是在纽约敲钟而是在上海中心敲钟,这样会更有意义。作为一个在上海起步发展的公司,我们感到非常骄傲。”达达集团CEO蒯佳祺说。

“疫情刚发生那会儿,我第一时间就想到,我们怎么去路演?”在接受采访时,蒯佳祺回忆,“我们立即跟投行沟通,但所有人告诉我说,历史上没有过线上(路演)。”但随着疫情在海内外的加剧,线上路演成了不得不为之的选择,“后来大家发现效率挺高。”

“黑天鹅”不只是疫情,在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丑闻被踢爆后,美国对中概股的监管正在收紧。美国参议院还在近期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该法案要求,外国发行人连续三年不能满足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对会计师事务所检查要求的,禁止其证券在美国交易。

“不光是法案的,上市过程中肯定有很多波折。”蒯佳祺感叹,“我们经历了《法案》、疫情,还是史上首个百分之百全线上的路演,(上市过程)有很多创造历史的事。”

蒯佳祺称,投资人更看重公司本身的质地,因此现在的波折是暂时性,创业者应有耐心看更长期的价值。

至于监管环境的变化,蒯佳祺称:“无论是监管,还是审计,只有环境尽可能健康,投资者利益才能得到保障,市场才能得到发展。”

京东、沃尔玛为重要股东

达达集团能成功走向IPO,与发展历程上的一次抉择密不可分:2016年达达与京东到家的合并。

达达创立于2014年,做众包物流生意,提供同城即时配送服务。拥有运力资源的达达,业务一度拓展至外卖,推出了自有外卖平台派乐趣,但始终受制于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等竞争对手。

京东旗下超市生鲜O2O平台京东到家上线于2015年4月,也推出了与达达类似的众包物流业,但其优势在于可借力京东集团在商超领域的资源:如京东投资的永辉,战略合作的沃尔玛等。

2016年4月,京东到家与达达合并组建达达-京东到家,新公司整合原有的达达和京东众包物流体系,继续使用达达品牌,O2O平台继续使用“京东到家”品牌。当时的公告显示,京东拥有新公司47%的股权,成为单一最大股东。

此后,达达京东到家连续获得沃尔玛和京东的加注。在即时零售板块,京东到家的合作商超名单不断拓展,在即时配送业务上,达达的众包物流能力与京东物流紧密配合。京东到家上产生的订单由达达快送配送,使得达达可快速增加订单密度,进一步吸引更多骑士加入,提升配送效率。

“本地即时零售会是下一个最大的机会,要把这个做好,要先建立本地物流基础设施。”蒯佳祺说,“(但)如果没有京东到家,达达的发展可能是受限的。”

至上市递交招股书时,京东持有达达集团47.4%的股权,沃尔玛持股9.9%,红杉资本中国持股10.5%,DST持股8.7%,达达集团创始人兼CEO蒯佳祺持股8.3%。

在上市仪式中,京东物流CEO王振辉、沃尔玛中国总裁兼CEO朱晓静,以及三位达达骑手与达达的管理层一同敲钟。此次达达集团IPO,京东和沃尔玛作为基石投资者,分别认购了4160万美元和3000万美元。

即时零售的机会

达达所追求的“本地即时零售”,不是电商平台的“次日达”,而是如外卖平台那般的“1小时达”甚至“半小时达”。

蒯佳祺将中国电商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最初库存在几千公里外,要好几天才能送达的远距电商,以及之后库存来到城市100公里内的仓库,当日或次日就能送达的近距电商。第三个阶段,是蒯佳祺认为目前正处于的状态:微距电商。

“也就是即时零售,库存距离消费者只有几公里,履约在1小时内就能完成。”

达达集团的切入点就是众包物流加上商超零售。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2019中国即时配送行业发展报告》显示,即时配送起源于餐饮外卖,经过数年发展,即时配送订单中占比最大的依然是餐饮外卖,但其占比在2019年有所下降。与此同时, 零售便利、生鲜果蔬品等品类订单量迅速增长。

疫情,则进一步培养了人们使用即时配送服务的习惯,线下零售业承压之下也越发渴望借助线上的力量,

“这次疫情加速了在线经济的发展,用户端、供给侧都意识到互联网经济的价值。”蒯佳祺称,“线下零售挑战很大,但我们以非常高速的增长,给大家带来了收入和销售。”

招股书中援引艾瑞咨询的报告显示,达达两大平台:达达快送和京东到家,分别在社会化即时配送、商超即时零售的市场占有率均为第一。

截至2020年一季度,达达快送覆盖2400余个县区市,京东到家覆盖700余个县区市。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12个月里,达达快送配送单量超过8.22亿单,平台活跃骑士超过63.4万名,2019年日订单量峰值超过920万;京东到家平台活跃门店数量为8.9万,活跃用户数为2760万。

财务数据上,达达集团收入近三年能够保持连续增长:2017年、2018年和2019年,达达的营收分别为12.18亿元、19.22亿元和30.997亿元。2020年一季度,达达集团营收达到10.996亿元,同比大增108.9%。

亏损上市之后

但达达尚未录得盈利,过去三年亏损累计近50亿元。

具体来看,2017年、2018年和2019年,达达的净亏损分别为14.49亿元、18.78亿元和16.698亿元。2020年一季度,达达亏损2.79亿元,较上年同期的3.369亿元有所收窄。

达达的成本主要是运营和支持费用,这项费用由对骑手的支出和奖励、对众包服务机构的支出、支付渠道的交易费用等构成,随着业务的扩大,运营和支持费用近3年也逐年翻番。

蒯佳祺在采访时介绍,目前仍然在投入期的是京东到家业务。京东到家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商家的佣金、推广费和消费者支付的费用,支出则由骑手的运费、给消费者的补贴组成。

蒯佳祺称,在线下租金、人力等成本高企的情况下,有更多的线下零售商家愿意进入京东到家平台,使得京东到家收入正在提升。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超市零售都觉得不要做电商。(达达)跟大家要合作是很难的。”蒯佳祺回忆,但这一情况已经发生改变,“(现在)中国的零售业CEO,没有人不要做O2O、不要做送货到家服务。”值得一提的是,蒯佳祺承诺,达达永远不跟零售商竞争,永远不会变成零售商。

在成本端,随着订单密度、配送效率提高,单均成本也正持续下降。“京东到家在非常快地增长,亏损率正在收窄。”蒯佳祺称,“所以盈利是非常可期的。”

不过,本地即时零售也是几大电商巨头、外卖平台们所努力的方向,这使得达达集团处于激烈的竞争环境中。

饿了么旗下的蜂鸟即配,以及美团的美团配送,依托于外卖业务发展壮大,现已将服务对外全面开放。饿了么还坐拥淘宝的巨额流量资源:淘宝在近日宣布推出“小时达”服务,整合天猫超市、淘鲜达、饿了么上商超便利资源,当消费者使用淘宝App搜索该类商品时,将自动触发“小时达”频道。

美团配送从2019年品牌独立,近日公布数据显示:美团配送已覆盖全国2800个县级以上城市,服务餐饮、生鲜、商超等620万家品类商户,平台活跃骑手共399万人。

但正如蒯佳祺所说,零售总额的80%依然发生在线下。在线下向线上转型的过程中,各家可分食的机会仍足够大。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