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头条】上海杀妻焚尸案今日开庭:妻子前一天刚测出有孕
2020-11-19 20:47:21

11月19日下午2点,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严某杰杀妻焚尸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赶到现场,第一时间采访了受害人的代理律师,以及等在法院外面的受害人小刘的父母。小刘的父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严某杰杀死自己的女儿,还纵火焚烧尸体,当时女儿已怀孕,一尸两命,手段极其残忍,他们强烈要求法院判处严某杰死刑,并立即执行。

小刘的父亲刘军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严某杰是一名“海归”,沉迷赌博欠下大量赌债,在向新婚3个月的小刘索要他们给的嫁妆钱遭拒后,持水果刀三刀刺死小刘,放火烧毁刘家,企图销毁现场。刘军说,严某杰丧失人性,他们只要求对其进行严惩,目前没有民事赔偿的诉求。法庭在持续了近3个小时的审理后,并没有当庭宣判。

案件回顾:“海归男”为还赌债

要钱遭拒后杀妻纵火

今年50岁的刘军告诉记者,他家住上海浦东新区泥城镇,有一栋带阁楼的二层小楼,独生女儿小刘是上海市一所重点小学的老师。“我女儿乖巧可爱,我们从来都舍不得打她一下,却不想遭此厄运。”在法院门外,刘军流着泪对紫牛新闻记者说,女儿今年27岁,今年1月1日跟严某杰举办婚礼。案发至今,刘军夫妇因家中被焚,有家不能回,租住在外,而严某杰家人从未向他们道歉。

被害人小刘

据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对该案的陈述:2020年3月29日8时许,被告人严某杰驾车至上海市浦东新区彭平路其岳父住处,向二楼卧室内的妻子小刘索要钱款用于归还赌债,遭拒后至厨房拿水果刀采用威胁等方式再次索要,被拒后持刀戳刺小刘颈部致其死亡。为毁尸灭迹,严某杰在该卧室内用打火机点燃书本等物,引燃屋内物品后逃离现场,致该房屋二楼室内物品及楼房结构严重毁损。

经鉴定,死者小刘系生前被他人用锐器戳刺颈部,造成左锁骨下动脉破裂致大失血死亡,并且死后遭焚尸;楼下车辆物损价值人民币34159元。严某杰作案后主动投案 ,到案后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

该起诉书显示,严某杰因涉嫌故意杀人罪于2020年3月20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刑事拘留;4月3日,经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批准执行逮捕。

今年10月16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认为,严某杰以故意杀死1人,又以放火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其行为分别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一百一十四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故意杀人罪、放火罪追究刑事责任。在该起诉书中,检察院认为严某杰有自首情节。

而经警方鉴定,严某杰的精神鉴定结果完全正常。

嫌疑人除否认预谋杀人外

承认所有指控,只求死刑

11月19日下午1点30分,法庭宣布开庭。下午4点15分,法官宣布休庭,庭审持续近3小时。

庭审中,被告人和被害人的家属都旁听了庭审,3名检察官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的辩护人由法院指定,被害方代理人由两名律师出庭。

法庭调查阶段,公诉人宣读了起诉书,并对严某杰进行了询问,对公诉方的指控,被告人表示没有异议。

举证、质证阶段进行了一个半小时,公诉方出示了严某杰故意杀人并放火毁尸灭迹相关证据。对于所有证据,严某杰都表示认可。

在法庭辩论阶段,辩护人、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围绕是否预谋杀人、是否具有立功情节、是否因为被告人自首可以对其从轻处罚等3个方面发表了质证、辩论意见。被害方代理人提出了补充意见,认为严某杰事先进行了两次踩点,而且特意用别人的车避开监控,具有预谋情节。辩护人对公诉方的指控没有异议,但指出严某杰是间接杀人。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嫌疑人严某杰的家人并未替其聘请律师,而是由法院指派的法律援助律师出庭为其辩护。出庭的是一名女律师,她对公诉机关的指控也没有异议。

在庭审中,严某杰除了否认预谋杀人外,其它指控一概承认。虽然严某杰在法庭上有悔意,但并未在场向妻子的亲友道歉。“这个道歉应该是有个仪式感的,比如鞠个躬,说声对不起等,但严某杰没有这样做。”被害人代理律师对紫牛新闻记者说。

在最后陈词时,严某杰只求法院判他死刑。

被告人严某杰在庭审中

刺了妻子三刀

最后刀还插在妻子脖子上

此案的诉讼代理律师上海新惟律师事务所樊颙和杨薇律师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称,凶手严某杰是蓄谋作案,且没有如实供述全部犯罪事实。“在此案中,一尸两命,严某杰的行径可谓丧心病狂,有悖人伦,天理难容,应当予以严惩。”樊颙对紫牛新闻记者说。

樊颙律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从事后的侦查来看,严某杰在作案前借了一辆黑色丰田车,作案后换成自己的白色宝马车;作案前两次前往案发现场,提前踩点、窥探,还打电话确认刘军夫妻不在家,小刘独自在家,做好了犯罪的准备。

据樊颙介绍,作案后,严某杰烧屋焚尸,没有第一时间离开现场,而是在案发现场观察火势,确保能毁尸灭迹后才离开。在离开后,严某杰并没有立刻投案,为隐藏行踪,再次换车,伪装自己,并没有真心悔罪。

据《尸检报告》显示,严某杰一刀戳刺小刘,深达椎骨;而锁骨水平近正中线处见一破口,深达胸腔。代理律师称,刘某被刺两刀后,曾想要呼救,挣扎着朝阳台爬去,但严某杰追过去,从床上跳到地上,对着刘某的脖子捅刺了致死的第三刀,至其逃离时,这把刀还插在小刘的脖子上。

死者被害前一天测出有孕

陪嫁钱准备给公公看病

据《尸检报告》显示,小刘的“子宫增大,宫腔内见胎盘样组织成分。”也就是说,被害前的小刘已怀有身孕。庭审出具证据时,严某杰听到这一情况时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异常的反应。

据小刘的母亲瞿女士介绍,今年3月19日,女儿通过验孕棒测出自己已经怀孕,她还没来得及带着女儿去医院复检。谁知,次日上午6点30分,瞿女士出门上班后,上午8点多即发生了这样的事。

原本,严某杰和妻子小刘居住在婚房里。疫情期间,小刘为了方便上网课,就回到娘家居住。这期间,严某杰经常会过来,他在一家汽车配件公司从事安全气囊方面的工作,月薪3000余元,工作也是其父亲帮着找的。

案发当天,严某杰找妻子小刘索要嫁妆钱,开口就要25万元,说是要用来还赌债。在一段严某杰受审的视频中可见,小刘得知严某杰在外赌博后很生气,不肯给钱,并说:“这个钱拿去还赌债,你爸爸怎么办,你爸看病也要花钱。”因为此时,严某杰的父亲已被查出患有癌症。家中因替严某杰还赌债,已经拿不出太多的钱。

善良的小刘想着留钱给公公看病,却没想到拒绝后遭到杀身之祸。

因是本案证人身份,刘军夫妇俩都未进入法庭参加庭审,只有刘家四名亲属进入。“当时女儿手上总共有55万元,这是我们给她的嫁妆。事发至今,我和她妈妈一直都没有上班,一直生活在痛苦中。”刘军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事发后他闻讯赶回家时,得知女儿还在二楼,拿被子淋上水,数次想冲进火场去救女儿,无奈火势实在太大了,最后被民警拉了回来。

小刘的父亲刘军

小刘的母亲瞿女士哽咽着说:“现在每天都要看着女儿的照片才能入睡。今天一大早我们去了女儿的墓地,告诉她案子今天要开庭审理了,还买了她爱喝的奶茶,希望她在天之灵能知道,也希望审判能还给她一个公道。”她说,只希望判处严某杰死刑,目前暂时不考虑民事索赔。

被害人小刘生前照片

“我女儿非常听话,大学毕业后在上海一家重点小学当老师,因为生活圈子小,经人介绍认识了严某杰。女儿在学校时非常负责任,深得同事和学生的喜爱。”刘军对记者回忆说,事发后,严某杰的养父一家再也没有与刘家人联系过,也没有参加小刘的葬礼。

忠犬跳进火中救主

跟主人一起葬身火海

刘军告诉记者,事发当时,家里烧起的火势很大,邻居赶来救火,进入一楼就看到笼子里关着的两只狗狗。

让刘军感慨的是,女儿并没白疼这两只狗狗,他自己想冲入火海救人而不得,但一旁女儿的爱犬却冲入火海救主,它似乎闻到了女儿的气息,知道她就在上面。

“当时有邻居担心火势蔓延到楼下,顺手打开了狗笼,一只跑了,还有一只叫‘糖糖’的狗狗,与女儿感情非常好,它从楼下‘唰’地一下,就顺着楼梯跑到二楼,跳进了女儿的房间,刚进去的时候还能听到‘汪、汪’叫了两声,但一会就没声音了,之后火被扑灭,只能看到‘糖糖’被烧焦的尸体。”刘军说到这里,又流下了眼泪。

上楼救主人的狗狗“糖糖”

狗狗尚且知道护主,没想到身为丈夫的严某杰竟干出这样的禽兽行径。

家境富裕却沉迷赌博

结婚前女方不知他有此恶习

紫牛新闻记者采访得知,严某杰高中毕业后,曾先后进入上海两所大学短暂念书,疑为读的是预科,但都没长久。2013年他到英国留学,但没有毕业。归国后,在其父亲的帮助下,他到一家汽车配件公司做安全气囊方面的技术工人,月工资只有3000余元。

可能是心理的落差,让他深陷网络赌博,在数年内输掉了数百万元。严某杰辞掉了工作,伪装仍在上班,却依然幻想着通过赌博翻本,岂料越陷越深。

此前据媒体报道,严某杰的养父母经商有道,家道富裕。严家第一个孩子11岁时因患白血病去世,后未再生育,严家便从安徽领养了当时仅一个月大的严某杰。为了严某杰的成长,严家可谓用心良苦,不仅一直隐瞒他的身世,且从小就将其送至私立学校就读,不惜每年花费四五万元。可惜的是,严某杰并没有珍惜这样的机会。

严某杰的养父曾在接受采访时称,自己是在接到某个电话说儿子好几个月没缴社保后,才得知儿子没有上班,因为赌博借了高利贷,不得不帮他还了数十万元。在严某杰结婚前,严父又帮其归还了近200万元的赌债,并威胁他,如果再不戒赌,就告诉未婚妻及其家人。

被告人严某杰

于是严某杰在家又是下跪,又是写保证书。随后他跟小刘如期举办婚礼,而刘家人也并未听闻严某杰嗜赌一事。“早知道他是这样的人,我女儿说什么也不会嫁给他的。”刘军对记者说。

案件的导火索还是赌债。据介绍,今年3月份,严某杰有一笔25万元的赌债到期。借款人威胁说要上门追债,严某杰感到恐慌,想到妻子小刘手上有一笔嫁妆钱,于是动了歪心思,并预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最终导致发生惨剧。

事实上,严某杰的养父帮他还的欠款,仅是赌债的一部分。记者查询发现,在严某杰的供述中,他称刚开始跟朋友一起赌博“小玩玩”时,就输了50多万,是家里帮他还的。至案发时,他又欠了赌债连本带息125万元,其中多数来自高利贷。

以至于被逮捕时他请求快点枪毙自己,说“死就死。”

紫牛新闻记者|陈勇 梅建明

编辑|张冰晶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受访者提供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您有新闻线索,欢迎点击爆料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